首页/游戏/鄢陵古传/第四章
初入阳平
发表于 3个月前 修改于 3个月前

休息之后四人上路,依照师兄和岑缨天马行空的猜测,这是一座相当古老的墓穴,陪葬品规格相当高级,显然墓主人被民众当做神明来崇拜。但很不幸,这个神秘的墓主人起尸了——棺边一片混乱,还有足够新鲜的血迹,不难猜到,那伙倒霉的盗墓贼一定是比他们更早来探过了。

不知凶残的墓主人到底在哪,一行人脚步更加谨慎,但直到看到了墓门,也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墓门后是一间高大的墓室,是殉葬处。看遗骨、祭品,以及长明灯一路延伸向墓穴外的摆设方式,师兄认为这极有可能是在迎接墓主人复生。

岑缨仔细观察空地上那三副骨骼,歪了歪头:“摆放得有些奇怪,这边的空位理应还有一具。而且这是什么的骨头呀?不像任何动物……”

云无月在她身侧,突然发声:“此地当是轩辕黄帝时的墓葬。”

岑缨歪头看她。

“这种妖兽叫做獍,轩辕黄帝曾经围剿它们,虽损失惨重,但终令它们数量大减,黄帝之后更是绝迹于人间。此地尸骨既然超过了三具,那只能发生在黄帝时期。”

黄帝时期重要的陵墓?岑缨一拍脑门:“我怎么这么傻呀,阳平就是曾经的鼎湖,是传说中黄帝的墓葬呀!”

师兄也一拍脑门:“湖水就在阳平附近呀!我们此刻说不定就在阳平地下!那出现黄帝时期的遗迹一定不是巧合。”

“能有獍陪葬,还有这么大规模的陪葬品,还有用来复苏的法术,这墓主人至少也是像缙云那样的将领吧!难道是——”

岑缨激动地高举双手,这陵墓可能是真正的黄帝陵,这想法太过刺激了。但云无月适时给她泼了冷水,光是那沉静的声音都醒神效果十足:“单看此地的器物和摆设,与轩辕丘颇有差异。所以墓主不会是轩辕丘的将领。”

“啊?”岑缨放下手,迅速思考:“轩辕丘?黄帝所建的都邑?那——”

“小心!”

北洛的大喊打断了岑缨,但她并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云无月已经抱着她飞身跳开了。她们原本站在那几具獍妖骷髅旁边,而骷髅,自己站起来了。

堪堪站稳的岑缨捕捉了云无月轻轻一声哼,然后紫色的人影便冲了出去。与对战盗墓贼和鬼魂时不同,岑缨感觉到她有了情绪。

这很奇怪,人都是有情绪的,妖应该也有吧,至少北洛的情绪很明显。但云无月,从第一眼见到直到刚才,都像一口毫无波澜的古井,连投进去的石头都温和吞入,不起一点涟漪,也许是活得太久,时间消磨了她的情感。

獍妖可以激起她的情绪,也许和皇帝……或者缙云有关吧。缙云也一定参与过围剿獍妖?

獍的尸骨被施加了法术,动作迅猛无比,岑缨虽然讨厌帮不上忙,但还是知道自己斤两,看了两妖身手之后自觉地在后方守着师兄。北洛和云无月在獍骨身边上下翻飞,金属在骨上擦出片片火花,妖力又打出阵阵冲击之力。

他们太厉害了,岑缨想,尤其是云无月,就算是她肉眼凡胎也看得出,她的力量远在辟邪北洛之上。

家中代代相传的传说中能翻天覆地的魇妖,岑缨曾经是不信的。但眼前的云无月足以把先前的种种猜想全部推翻。无论北洛如何狼狈、獍妖如何迅捷,她都只是轻盈地如舞蹈一般,紫色的长鞭环绕在身周,漫不经心,却密不透风。

这就是大妖云无月。这样的妖,岑缨觉得她一定什么都做得到。

=========

四人有惊无险出了无名古墓,岑缨大口大口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草木气息。

古物虽美好,地下墓穴可没什么好享受的。连抱着古物不肯撒手的师兄,回到地面后也一股脑滚在草地上,放声感慨:“终于不用再见鬼了!”

云无月轻笑:“那可未必。”

纤手遥遥一指,不远处林子里有座农户若隐若现。四人靠近过去,户内无人,只能听到仓库里隐隐人声。

一只鬼魂躲在仓库草堆里瑟瑟发抖,双眼无神,抱着头喃喃自语,已经无法与人正常对话了。它脚边就是自己的尸体,岑缨认得那打扮,又是古考会的人——而且又是吸干血肉而死。这伙为非作歹的盗墓贼,最后在古墓里死伤过半,在外面也逃不过一劫,多半还是墓主人追杀所致……该说是报应不爽么。

云无月仔细听了会,突然出手捏起那鬼魂。岑缨吓了一跳,大妖总不会跟一个鬼魂一般见识吧?

然而云无月什么都没做,只贴着那鬼魂仔细听着,再开口时,竟有一丝困惑:“他说……巫炤。”

岑缨凑过去,果然听见鬼魂反反复复念着:“别杀我……别杀我……巫炤…………别杀我,老大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不救我……”

除了循环着一样的词汇,这鬼完全无法回答云无月的问话。北洛摇头:“怕是吓傻了。而且这么大怨气,大概是那个叫巫炤的要杀他,而他的老大没管他。”

他用了些妖力,一刀斩了那鬼魂:“哼,保不齐就是他老大为了活命,把他扔给了那个什么巫炤,放着不管也是要变成厉鬼,不如清了。他说的巫炤也许是墓主人的名字。”

云无月难得有些苦恼:“很可能,巫炤配得上那个墓葬。但若真是他……”

岑缨和师兄一听墓主人有名有姓,立即四眼放光,一左一右夹住云无月等着听讲。北洛咳嗽一声:“你们也挺累的了吧,赶紧找城镇休息不行?”

岑缨和师兄双双夹着尾巴开路。

========

阳平果然就在附近,只走了小半天时间他们便入了城。可惜天已经黑了,街道上几乎没有人影,完全不见白日繁华。

客栈小二问四位怎么住,岑缨询问地看向其余三人。北洛露出尴尬的表情,云无月露出我从不管钱的表情,师兄露出我被打劫了你懂的表情。

岑缨:“两间房,干净就好。”

订好了客房,师兄先去通知官府了,岑缨向店家要了些食物用器,再得空时身边就没了人。她与云无月的客房也是空的,也没有云无月进过房间的迹象。岑缨倒在床上,眼睛睁得圆溜溜的,怎么也静不下心。

师兄已经平安救出了,连盗墓人都被顺手解决,接下来就要跟北洛去天鹿城,去看那轩辕黄帝所制的远古大阵。不光未来令她呼吸加速,这两天中间的曲折着实令她激动。她从没想过,有一天她能碰到这样的奇遇,有可怕的事,也有新奇的人……啊不,是妖。

想到云无月,岑缨脑中噼里啪啦过去了一大堆问题,直搅得她眼睛越来越亮,没有半点睡意。

岑缨干脆翻身坐起,出了客栈,一抬头看到北洛在对面阶梯上发呆。她爬到北洛旁边,听见辟邪哼了一声:“就你这小身板,在外面跑了两三天了,还不去好好休息?”

岑缨嘿嘿笑:“我一躺下,就觉得脑子里塞满了东西。你也睡不着吗?”

北洛没有答,反问:“去天鹿城,你很期待吗?”

“期待呀,虽然也很担心我能不能帮上忙,但我太想见见这座四千年的城了。我想过了,既然我的学识不够,那我们可以先去找葛先生,她就在阳平养伤……啊,她就是被古考会打伤抢走玉梳的那位老师。”

脑中已经开始勾勒远在天边的陌生城池,岑缨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北洛一脸无奈:“你还真是喜欢这种东西。你当初怎么会对这些感兴趣?”

“我……很奇怪吗?我就是喜欢出来看看更大的世界。”岑缨想了一下:“我也喜欢漂亮衣饰,云无月那么美我也很羡慕。可我更喜欢跟老师和师兄在一起跑东跑西,就算脏兮兮的也无所谓。”

“挺怪。可我觉得很好。”北洛仰望着明亮的月,目光不知落在何方:“比我好,我不知道我想要什么,甚至不知道我是谁。”

此时的北洛已不是初见时那般锋芒毕露的模样,坚硬的外壳在月光下融化,流露出些许迷茫。他的身世显然有些坎坷,岑缨不知道该不该细问,试探着答道:“我感觉,北洛喜欢剑术吧。”

“……倒也是。剑术是师父教给我最重要的东西之一。”

“那其他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如何做人。做人……我首先该是一个人啊……”


再重申一遍,没有洛缨,是闺蜜!是闺蜜!【声嘶力竭

对北洛的身份挣扎稍微在原剧情给出的可能性基础上做了修改,原作北洛真香得太利索了,跟出尔反尔有什么区别。

下一章司危ooc预警

论坛讨论模式 2837/183/0
登录 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