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死生/86
86
发表于 1周前

这些蒙面大汉不知是从哪冒出来的,丁点动静也不曾泄露出一分,若是几人混进城来倒还现实,可猛然一番人马,如潜影之狼,扮作那远行商客,不想一张血盆大口见人便杀,见店便劫,平头百姓尚不及反应,便被砍死在刀下,成了刀下亡魂,或倒或卧,那会偏巧马青等人不在,并不知当日之情形,无暇顾及此事,而当这些人杀将开来,这门楼上的士兵才扯了两面红旗直忙挥舞。

待得了消息,半条街的人已死了大半,有或是被刀砍死的,几岁孩童的尸身上还有其阿娘半截手臂,还有或是被马踢死,碎了半边的头颅。

又巧的是,不知是有了细作与否,知晓了冯兆如体恤底下兵士这段日子辛苦,特特给营里的弟兄们放了半日的闲,有些趁了空家去的,或是天冷歇歇睡了的,只不到寻常兵力,还像平日那般,却也松松不少,行动间皆有些松了气不管事的惬意,还暗自窃喜不用像马青那些人,也没个气喘喘。

却不料享不得半日的清福,真应了世人所言,这命是一天一天悬在裤腰带上的重。有些跑出了城搬救兵,有些来不及穿戴好,拿了刀剑兵器便厮杀上了,回头又拉扯不断,吼着将还活着的百姓们送走,上一句还喊着,下一句只听见扑哧的一声,闷墩的泼洒,下一句终究含在死不瞑目的眼睛上,谁都不会再去注意下句死掉的人要说什么,下一个人继续一边后退一边喊着。

只不到一日,该死的也死了,损了兵,损了民,即便马青等人拍马赶回,犹如天降之力,似是极为振奋人心。

最后还活着命的兵士将该杀的皆杀了,该救的皆救了,闻着锈腥,还闻着寡凉的冬气。

这会却有余下心力思来想去道这番人马到底是谁,虽作着游牧一族打扮,随身所带兵器也为特有弯刀,不如本朝何处皆要镶金错银的豪气排场,可奇就奇在谁也不知他们是如何避过森严的盘守,神不知鬼不觉,带了马匹砍刀进城来,腥风血雨尽数掀来,为他们所掌。

“诶,你倒是说说这些人到底哪里来的?怎么这般巧?专捡了咱们得了清闲半日的时候,还偏巧马青他们厉害的都出城巡卫去了?你说咱们这是不是混进了什么细作?”

“你倒是能说,细作混的进来吗!”

“那今日的事怎么说?没人里应外合,怎么可能打得我们一个措手不及的?我看啊准是没跑了!”

一黑胡子兵士笑了起来,便问看来你心底有了数了?

“那可不是?”兵士挤挤眉,让他往不远处瞧,“我看啊这细作便藏在马青那些人里头!”

“你这说的什么话!”黑胡子皱起眉,“马副将为了咱们这的安宁都没歇着,几乎日日带着人出城,还要护送粮草,干的都是建功立德的业,你可别乱说话!”

“我怎么乱说话了?这事一想便不对劲,我早觉得马青总有些争强好胜的意思,什么都要冲头一个,不然当年杨老将军能看上他提到身边来?这次来的又是太后的侄儿,要是在他面前表现好了,上报给太后娘娘,一高兴,赏金赏银,指不定还能袭个爵,便是正儿八经的高门一族,没人再说他是马家庶出了!”

黑胡子斥责他乱说话,揪了他便要作打,若马青不争不抢,又如何能走到今日这地位?再者保家卫国本就是天职,哪能随意说是争强好胜,真要是这样,恐怕还没拍冯兆如马屁来得快!

“你这是小人之心,再说看我不撕了你!你可睁大你狗眼瞧瞧,这次若没马副将等人,那就是给你收尸了!王八犊子黑心肝的!想想当时是谁的人舍命救了你,你倒好说了风凉话,陆照阳可是将自个脸伤了,能不能好全倒还不知,就你个臭小子在这搬弄是非的!”

“又不是我要他救的,要他多管什么闲事,我又没死!”

黑胡子啐了此人几口唾沫,差点打了起来,强被分开后又谁也不服谁,马青一人责了十几军棍,即刻执行,教训他们二人没点眼色,坏了规矩,到处裹乱。

他一挥手,将几尺长,四指宽的黑油棍棒交给陆照阳,道:“你来。”

陆照阳只看了那两个人一眼,便瞥了过去,接过沉沉一棍,丁点没犯犹迟,毫不含糊打了第一下,那嚼嘴的汉子即刻鬼哭狼嚎起来,咒骂起陆照阳,说他定是听见了,故意下狠手,报私仇!

他叫喊凶狠,陆照阳却是眉也微皱一下,也不乏力,那人挺了几板子后便老实了,这别的人摇头咂嘴,看得慌,心道此人嘴也太抽,而这陆照阳被骂成这般也不动怒,倒像是他骂他自个的,陆照阳也打他自个的,井水不犯河水般。

到头来还是此人先软了骨头,血迹横溅,还未到数便倒地不起,还未等马青言语,陆照阳已示意左右将他重新架起来。

各人皆打了个寒颤,这陆照阳别真是在报私仇似的。

刑完,马青扬手落在他肩上,叫他去歇歇,处理处理伤。

原是他猛然出了一身汗,面颊自眼角至面中斜切一道伤痕,汗带了血流到脖颈,张手染了衣襟浅浅淡淡的血腥色,无怪乎有些人打了颤,是被他面容鬼拧吓得,想来一一张空空的脸,半边流了血,手底一条棍子也将人打出了血,不知道这面上的是不是被他打的人身体里流出来的。

陆照阳察不出痛来,未曾挪下一寸眉,任凭大夫大胆对着伤口。

一会出来,百夫长见了他哑着声便道:“我问过阿金,他们在路上便失散了,孩子也在他手上,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陆照阳不言语,百夫长继续道:“阿金道当时情况危急,谁也不曾料到会有这事,当时只叫他快跑,逃命要紧,别的皆顾不上了。”

“多谢,我会再去别的营帐里问问。”

百夫长苦笑一声,想他为寻骨肉也跑了几乎整个帐子,声音都坏了,却一点蛛丝马迹也捻不到手,皆到不曾见过阿雪二人去了哪。他还劝陆照阳别心急,“清扫出来的尸体也没他,我倒想没便是好事,指不定他与我孩子在安全地方躲了起来。如此一想我倒也放心不少。”

说罢长叹一口气,陆照阳也未多说,又挨个问人去了。

过了一晚,不知听到哪边说的,昨儿几个兵士带回来一发高烧的一岁大的孩子,也没个亲人在,便只好先行安置在大夫身边。

这百夫长一听消息,睁大了眼即刻便说那是我的孩子,不过几息捏着拳头道不行,我得先去瞧瞧,再去告诉阿金。

他叫上陆照阳一道去,说倘若真是他孩子,那阿雪的下落也便知了。

百夫长疾步走过去,等不及掀了帐子,看了几眼,什么话也不说立马退了出去,背过身道:“是我的孩子。”

他原是哭了,却怕没面子才背过了身。

陆照阳静听了会,猛地握紧了拳头,压低了声问大夫可还看到这孩子身边的郎君,瘦瘦小小的,瞧着也不大,孩子是他带着的,没道理只见小的不见了大的。

大夫说只有小的,你去问问昨儿的人,就是带他过来我这的。

陆照阳问了样貌名姓,一个帐子一个帐子翻找,终是找到了那几人,他们道是有个小郎君将孩子交给他们了,瞧着瘦弱,面色也不好,叫他们一定要把孩子送还给金铃儿那,他们一听是百夫长的孩子,不敢怠慢。

“我们还劝他赶紧跟我们一块走,可他怪怪的,说什么都不肯,说要等人回家去。”

“他这么说?”

他们点头,说约莫这会一个人在家罢。

“这会能等到什么人呢,城里的能撤走的都到这来了。可别自个弄得饿死了。”

“饿不死。”陆照阳打断这话,道了谢,转身便走。

他心里高兴,却不是终于寻到人的下落心安了,而是因阿雪竟在家等他,城荒了,人空了,他却还在两人的家中苦等。

这一瞬陆照阳是想不见阿雪苦苦捱过的日子,只想这家像是荒坡开得唯一的一朵花,而他是荒坡唯一的蜜蜂,专采了这朵花的蜜的。

陆照阳心底有种异奇的兴奋,在这一瞬中他无比确认现在及今后他都一手握牢阿雪的影子,或者说是阿雪自愿锁在了他身边,而他笃定这关系位置永久如磐石。

他正这么想着,踏着洁白一片的雪,迎着他往家中走去。

陆照阳停在院中,叫了一声阿雪,不过多久,阿雪撑着门框,两相对望,阿雪叫他名字。

“陆照阳。”

阿雪瘦了,摇晃着向陆照阳走过去,直到走到等了许久的人面前,不想陆照阳突然抬手扇了自个一巴掌,直把伤口打裂出了血,一下糊了半张面,活像是罗刹鬼出世。

阿雪叫起声,小心拉着他手责怪他为什么要打自己。

“你脸怎么了?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无事,会好的。”陆照阳笑笑,阿雪奇怪,问他:“我方才看到你,你也看到我,你是极高兴的,怎么一下子又不开心了起来?是你疼么?”

“我……”陆照阳欲言又止,阿雪抬起左手,轻触了一下那道伤口,指尖一点红,陆照阳覆在手上,如此便是两手相叠,合在脸上伤口处。

阿雪轻声问他:“你怎么了?”

陆照阳摇头,“我只是觉得对不住你。我原可以早点来。”

他曾来过这,但想阿雪必定不会留在这,因此他一次也未猜疑,只在外头寻他下落。

他想人都是要逃命的,阿雪也是,自然不会继续留在家中,这也是陆照阳为何听到那几人的话心中陡然升起快悦之感,那一刻像是二人心意相通,从此变做一人之心似的。

陆照阳在阿雪的心里远超过别的一切,比如一生只一次的命。

可就当他沉浸于此,晕眩地想阿雪是如何深爱于他之时,阿雪出现了,他心心眼眼的都是陆照阳,不问一句你去哪了,不怪他怎么这般晚了才来。

便在这时,陆照阳想到倘若当初阿雪跟着金铃儿一块逃了出来又如何?

也是此刻,他摸着瘦小干燥的手,他的血沾在阿雪手心肉,才想得到这样一个人是怎么过来的,阿雪要忍受外头随时破门而入亡于刀下的恐惧,他带着一岁的孩子,还不能叫人觉察,他们躲在家中哪里?

柜子里?

床底下?厨房边角?

阿雪待上好几夜,不敢动。

他吃了多少东西?又喝了多少水?

陆照阳皱着眉,他见阿雪干裂的唇,困倦的眼,但是衣裳是新的,身上是干净的,这让他涌上数不清复杂的感受,可立马他又明白,他只是突然变得很难受。

陆照阳为阿雪难受,他从来跟着受苦,看不到头似的一年接上一年,是个被折磨的人。

“我要告诉你,方才我才明白,我原是不好的人。”

“为何?”

阿雪不解,两人都忘了伤口流血的事,他迫切想要明白陆照阳的心,哪怕要先把他自个的剖出来给陆照阳看。

但是陆照阳摇头,说我不要你的心。

“我们换换,我把我的心给你,你捏碎它也好,切开它也好。都任凭你处置了。”

“我不行。”

“嗯。”陆照阳发出声,亲了又亲阿雪沾血的手心,比起阿雪的谦卑,陆照阳自个明白他还在高高的一端上,看似伏下了身,却恬不知耻地为着阿雪的退让忍耐沾沾自喜。

可他沾沾自喜未有多久,一个浪潮打了他是清醒,世间未有一样东西是能比得过阿雪自个的命的。

首要的,阿雪要保护好他自个的命,要像他爱陆照阳一般,为了这条命牺牲任何一处尊严,爱与情。

只要他活着。

陆照阳道:“阿雪,从此往后你记着,再有这样的事,你千万不要等我,不要再等我,你一定要走,一定要逃。”

阿雪睁大眼,似懂非懂,一会懂了,没有像往日反驳陆照阳。

他好像明白陆照阳为了什么才说这样一句话,又仿佛窥见到了门打开的另一面,陆照阳并非自暴自弃屡次推开逃避,而是一段常人所受挣扎,为了所爱做的决定。

陆照阳的整颗爱都在里面,而他所爱是自个——阿雪托着心,开心地想。

(可劲矫情而黏糊的爱情

矫情是谁?)


论坛讨论模式 4155/68/0
登录 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