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恋无可恋/恋无可恋
发表于 2个月前

早上起床的时候,觉得嗓子里有什么不对劲。

干干涩涩的,伴随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异物感。我对着镜子长大了嘴,妄图靠肉眼看清舌根后的异状,然而却只能看见黑漆漆的食道的入口。

什么异常都没有。

真是怪事。我想。或许我应该去医院做个检查。

出门的时候,正好碰上了隔壁的邻居。

她正推出了自行车准备出发,远远地看见我,就顺势跟我打了个招呼:“上学去啊?”

我摇头:“我嗓子出问题了,打算去医院一趟。正好,你帮我跟老师请个假。”

话一出口,我们两个都愣住了。因为我的嗓音低沉喑哑,带着一种诡异的撕裂感。

她说:“你这确实得去医院看看。放心吧,我会跟老师说的。”

我正打算出言道谢,喉咙里却传来一阵恶心。我剧烈地咳嗽起来,感到有什么东西飘出了我的喉咙,恶心的感觉才终于停止下来。

那是一片花瓣。

我们两个人都愣住了。

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反应过来,神情复杂地看着我。

“花吐症。”她笃定道,“你得了花吐症。”

我一头雾水地看着她:“那是什么病?很严重吗?”

她一手推着车,一手做出一个安抚的手势:“安啦安啦,不是什么绝症,你只是需要一个暗恋对象的亲亲,亲完了就痊愈了。”

我皱眉:“要是得不到会怎么样?”

她沉下脸色,回答道:“会因为花瓣堵塞气管窒息而死。”

我问:“没别的办法?”

她说:“没有。”

我苦笑道:“那完了,真是绝症。”

听到我的话之后,邻居像是突然领悟了什么,瞪大了眼睛:“不是吧……你爱上的是那位?”

我反问:“除了她还能是谁?”

邻居长叹一口气:“你自生自灭吧,这我真是帮不了你。到时候你挂了,我给你埋得离她近点,就算是仁至义尽了。”

我低声说:“她可未必乐意。”

邻居瞥我一眼:“你没救了。”说着,就骑着单车远离了我的视线。

我其实还是有一点不死心,硬是去医院又做了个全身检查。拿到检查结果的那一刻,我觉得我的血液都要倒流了。

“花吐症。”

居然真是这样。

眼前的中年医生拍拍我的肩,告诉我这不是什么大病。“年轻人,勇敢地去追求你的爱吧。”他鼓励我,“大胆点,谁年轻的时候没暗恋过几个人呢?”

我沉默着点点头,离开了医院。

我躺倒在自己的床上。盯着天花板胡思乱想。

我只有一星期了。

我不知道要怎么办,只知道嗓子里火辣辣的疼,似乎是那不能说出口的爱要将声带灼烧。

我无法抑制地咳嗽起来,吐了一床的花瓣。

我知道那是什么花的花瓣,可我真希望我不知道。

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我和她躺在一片花丛里,胳膊挨着胳膊,手牵着手,一起看天上的星星。

她呼唤我的名字,我就转过头去,看着她。

萤火虫发出的点点荧光映在她的脸颊上,衬得她的轮廓更加柔和,带一点令人沉醉的温柔。她的眼神很亮,像是夏日的河流,闪着粼粼波光。

她指着一颗天上的星星,问我:“你知道那颗星星叫什么吗?”

我转头看向天空。

灿烂的星光迷蒙了我的眼。

我从梦中惊醒。

我从床上爬起来,找了纸笔准备写信。我觉得在死之前,有必要把遗嘱写完。

我拿起笔,笔尖却迟迟无法落下。

我不知道我的这些少得可怜的财产,除了她之外,还能留给谁。

我静坐片刻,想起了她做义工时欢笑的脸。

“我死后的所有遗产,都捐赠给孤儿院。”

我这么写道。

写完遗嘱,我打算给她写一封信。

要说的话实在太多,我洋洋洒洒写了好几页,还有点意犹未尽。

我把信封封起来的时候,又情不自禁地疯狂咳嗽起来。

一片花瓣轻飘飘落进了信封里。

我想,算了,就这样吧。

我去邮局寄了信。

看着工作人员在信封的左上角贴好邮票,再归到边上的一叠信件里,我突然感到一阵没来由的安心。

我走出邮局,呼吸新鲜空气。

初春的时节,街边的花都开了。一对小情侣同骑一辆单车从远处而来。嬉笑中,后座的女孩搂紧了前座的腰,把脸颊贴到前座的肩膀上。

这一刻,我分外想念她。

浑浑噩噩地过了几天,吐出来的东西从花瓣变成了花苞。好心来探望我的邻居告诉我,等花苞变成花朵,我就要死了。

我说:“死就死吧。”死也好过痛苦。

她满脸怜悯地看着我:“说真的,你就不能移情别恋一下吗?这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

我答非所问:“其实我觉得我已经快要忘记她了。可是前两天你告诉我,我得的这个病是怎么来的时候,我第一个就想到她。之后的每一天,对她的思念更是愈加强烈。这种感觉真让我痛苦,比起嗓子干哑,我觉得我的心里痛苦无数倍。”

她无奈地摇摇头:“唉……”

我说:“我想见她了。”

邻居看了眼日历,说:“去吧,时间也快要到了。”

我捧着一束花上了山。

山林里很安静。地方是我亲自挑的。据某位风水大师说,在这里长眠的人,下辈子能投个好胎。

我想,最好是这样。下辈子千万别让她遇见我,因为遇见我是她这辈子最大的败笔。

我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块墓碑,像是她从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我轻轻地把花放在了墓碑前。

“给你买的。”我说,“我知道这是你喜欢的。说起来真有点恶心,这和我最近吐的是同一款。”

“我真的后悔了,那个时候不该把你当挡箭牌。”

“因为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你对我多重要。”

我没有下山,我打算死在这里了。

据说人要死之前都会回光返照,我现在算是体验到了。因为我原本因为疾病而无力的四肢似乎又充满了活力,原本已经模糊了很久的记忆又开始明晰起来。

我闭上眼,一遍遍在心中描摹她的轮廓,直到脑海深处响起一声震耳欲聋的“快走”。

她哭泣着,拼命护在我身前,身后是闻讯来抢夺资料的杀手。

而我这个懦夫,却真的逃走了。

差不多到此为止了。

刚刚我以为我又要咳出花苞,但却失败了。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亲吻她的墓碑,凉凉的,像是她临死前滴落的泪。

空气渐渐变得稀薄,视线里的景物朦胧起来。在闭上眼之前,一个想法盘旋在我的脑海里久久不散。

于是我这么做了。

“我爱你。”

这会是我这一生中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我倚靠着墓碑,等待自己变成一具冰凉的尸体。


论坛讨论模式 2261/91/0
登录 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