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替身剑修:魔修的英俊小情人/第九十章 质问
“我再问一遍,卓世叔,你真的不想要通天印吗?”
发表于 1周前

剑修差不多把卓远山身后浮现出来的蛇头狮身兽杀死了一多半,它们现在看起来没有那么挤挤挨挨地堆成黑压压的一片,而是四散在不同的位置,追在他和卓远山的脚下,不时因为被落在身后发出焦躁的吼声。

“追上去,”卓远山飞快地应道,“我会抱元守一,不胡思乱想的。”

应遥挡在卓远山面前,一脚踹开一个朝他扑来的的蛇头狮身兽,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当先提了速度向鲲飞去,卓远山有一点儿晃晃悠悠地掐着御风诀飞在他身后,看起来有些吃力的样子。

剑修御剑在某些方面确实有些许优势,但应遥不打算关心卓远山飞得是轻松还是容易,他分出一半心神应付卓远山带来的麻烦,另一半用来思考他这回能否度过情劫,如果度过了会变成哪种道心,他这变来变去的道心会不会给修行带来大麻烦。

卓远山抬头看着头顶好似浮在水面上的鲲,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觉得略有不安,但他们眼下除了继续向上飞也不像还有什么去处的样子,只能暂且按捺下心浮气躁的情绪,警惕地和应遥一起飞向它。

它们飞得越高能追上来的蛇头狮身兽就越少,卓远山静心凝神后新浮现出来的蛇头狮身兽也在减少,实力也越来越差,等再往上飞了进一里的时候应遥终于不用把一半心神花在打架上面,开始有更多的时间思索这一层试练的目的是什么,离开试练后又要怎么办。

他们这一路走过来,每一处都在暗示如果想要通过通天境的考验,必须要两个人齐心合力,然而通天印却只有一个,再通力合作、亲密无间的两个人也只能有一个拿到那个真正的通天印,因此无论如何通过秘境之后必然要有一番争夺,如果卓远山想要算计他,应遥对自己能不能避开他的手段几乎没什么信心,所以想来不免有点惆怅。

“我暂时用不上通天印,”卓远山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说,“我现在最该做的是度过情劫,没过情劫拿了通天印也无用是不是?”

应遥用指腹擦了擦脸颊上不慎溅上的蛇头狮身兽腥臭的血液,突然有点儿明白为什么救俗剑是那副嫌弃的模样,然后对卓远山耸了一下肩,道:“那么你渡情劫的手段是什么呢,卓世叔?像往日打算的那样杀了我吗?现在想做到这一点是不是有点麻烦了。”

卓远山沉默片刻,他面前已经没有新浮现出来的,能追上两人上浮速度的蛇头狮身兽,拎着鞭子半晌没有事情做,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应遥。

应遥回头扫了他一眼,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对他露出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轻声说:“我那好侄子曾经问过我一个问题, ”剑修没再纠缠情劫的问题,他复述道,“有情道中有‘长治’和‘入世’两个以致盛世为道的道,但你们修行万年,为什么凡人毫无进益?卓世叔,你也是无情道修士,你会怎么答?”

卓远山想了一下,回答他道:“平常我不会关心这些。但是既然阿遥问起,我想是因为大道有常数。”

大道有常数,修士占得多了,凡人能用的就少了,这是大多数修士的共有思维,如此一来反而显得说凡人看见修士有大能,因此只想着一步登天,不能耐下心稳扎稳打,所以毫无进益的应以歌格格不入,应遥唇边噙笑,又轻声念叨道:“世道如此,天道如此,区区几个有情道修士是救不过来的……卓世叔,你有没有想过通天境为什么出现,为什么能引得渡劫大能们出手争夺?”

卓远山没听清他的前一句话,他抬头望了望身形已经清晰起来的的鲲,同样轻声说:“是为了飞升吧。如今飞升的路只剩下通天境里的一条,眼见千年修行只剩这一条路可走,谁能不着急。”

“为了飞升,”应遥终于把话题引到了自己想说的上面,沉声道,“所以不如来猜想一下,卓世叔,当你我从试炼中出去时,会撞上什么人?”

卓远山闻言顿了一下,然后停下了御风诀站在原处看向应遥,剑修缓缓飞回来直视他的眼眸说:“入世剑宗能得到消息送我来,其他宗门未必不会派人进来试试运气,何况还有早知道通天境所在,数度带人来此的楚氏兄弟,我们眼下没见到其他人,出了试练可未必。”

“我再问一遍,卓世叔,你真的不想要通天印吗?”

卓远山面无表情,但应遥能从他的眼睛里看见一点儿闪光,过了一会儿法修再度向上飞去,简洁道:“我有自知之明。”

“不管谁得了通天印,没有足够的实力都是招灾的东西,我孤家寡人一个 ,可不敢淌这浑水了。”他浑不在意地耸了一下肩,“谁把这条路握在手上,我就去讨好谁,反正我只求飞升,又不求权势地位。倒是阿遥和你身后的入世剑宗,这么个相当于能叫人生杀予夺的玩意儿,恐怕舍不得错过它。”

应遥知道卓远山说的没错,他也不打算隐瞒,但正准备开口承认的刹那突然腰间一凉,下意识地向前一跌,救俗剑回手一抹和一个看不见的利刃似的事物相撞,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金属相击的响声。

一只硕大无比的爪子从剑修腰上抓过去,把他的腰腹挠了个皮开肉绽,收回去时带出一蓬血雨,应遥借着和这只爪子相撞之力退出去数丈,捂着腰上的伤口皱起了眉头。

袭击他的巨兽像被一只手涂抹上去一样一点点儿从半空浮现出来,先是两只伸在身前的利爪,爪尖就差不多有他的腰粗,尖端沾了一点儿血,然后是长着鳞片的前肢,前肢刚一被放出来就迫不及待地弹出爪尖摆出攻击姿势向应遥一抓。

应遥跳起来避开了这一击,扭头看了眼刚被灵力止住血又裂开的伤口,来不及从芥子戒中翻找伤药就被巨兽接二连三的攻击逼得连连后退,不过眨眼间白色剑袍就被血洇湿了一块。

卓远山抛过他的长鞭把应遥从巨兽爪下拉开,捏开一颗丹丸把里面的药粉往他腰上的伤口一撒,然后往自己和应遥身上个拍了一个替身傀儡的符篆,留下两个石头人给巨兽蹂躏。

药粉立杆见效地止住了血,应遥把沾满血的左手从伤口上挪开,轻轻地松了口气,接着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两爪子抓碎了替身傀儡的巨兽,迟疑了一下,转头就跑。


论坛讨论模式 2205/128/1
登录 后参与讨论
酒里水货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周前 No.1

我的遥受伤了啊啊啊啊尖叫!居然有东西能让我的遥受伤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