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相爱这件事/4
4

李丽丽哩哩啦啦

发表于 1周前

这天晚上,叶南星回到家里的时候依旧没看到傅梁川,自从傅景家家庭日之后两人再没见过面了。

陈姨是不住家的,做好晚饭就回去了,偌大的屋子里只有叶南星一个人。

她去厨房看看了,晚饭做的很简单,一个汤,一个蔬菜沙拉。她没什么胃口,走进客厅从影碟架上抽了一张黑胶唱片放上,应该是傅梁川的,她不太懂这些的东西的,一点皮毛还都是傅梁川在床上给她教。傅梁川没有事后烟的习惯,倒是做的舒服了就下床放一张唱片,搂着叶南星给她讲艺术家的爱情故事什么荒诞糜烂什么一往情深往往一讲就是一整夜。

托他的福叶南星一看到有些人的名字脑子里出现的不是他的作品而是各种各样的八卦!

这张应该是罗大佑的《未来的主人翁》,是傅梁川所有珍藏里少有的国语,据说这是他25岁的时候偶然听到了。那时他正出于人生的分水岭,实现人生价值和挽救家族企业于水火,他做不出选择,他是要做意气奋发的大律师而不是一身铜臭味的奸商。可傅怀生投资失败傅梁川的几个叔伯逼着人要引咎辞职,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傅怀生离开泰德那他手里的股份就会立刻被瓜分,傅怀生不愿意自己打下的江山就这么拱手让人,便想要傅梁川回来接手家业,再怎么说也是家族企业世袭倒是没人敢说什么,这样一来傅怀生一家还是泰德最高的持股人。老爷子算盘珠子打的盘响,为了说服傅梁川甚至将早在云山上吃斋念佛的傅老太爷请了回来,傅梁川低头了!他政法专业出身一字一句一行一列做的严丝合缝,挑不出一点毛病,又带着满腔的怨气做事心狠手辣,霸道乖戾夺了好几个爱挑事的股东的权。泰德在他的指挥下度过这次危机后,没人再敢提过篡位,坊间都传闻小心傅梁川做了他。

偌大的房间里,唱片的声音显得既突兀又有些相得益彰,叶南星叶也抑郁也矛盾,怎么就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呢?且不说自己。傅景以后怎么办呢?也不是天下每个继母都像钱氏那样教自己的亲生儿子不要去和傅梁川争,不要去抢过安生日子。要是傅梁川和陈黎真有了自己的孩子,现在这个“太子”是废还是不废呢?自己孩子自己清楚,傅景是从小是被惯着长大的,虽说家教严没作成混世小魔王的样子,可少爷脾气却一点都不少。他能受得了寄人篱下?!而她自己8年的心血就这么付之东流!她不甘心!

想到这里一股恨意袭上心口,傅梁川!傅梁川!滥情花心,好色又重欲,滥交成性的臭流氓。“

“好啊!你当我是苦守寒窑看着你在外面娶三妻四妾还给你养儿子的王宝钏,我今天就当一回潘金莲!反正你这个实打实的西门庆!”

她在衣帽间边挑衣服边给闺蜜苏青打电话叫人去51°蹦迪,换上那件吊带裙后又在梳妆台前捣鼓了半天,她看着镜中烈焰红唇的自己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

她刚从地库开车出来,傅梁川的车就拐进了路口,是开车的老孙先看见叶南星的车的,“傅总,叶小姐的车刚出去了。”傅梁川正低着头翻手机闻声看了眼时间21:45,“这时候出去干什么去?” 老孙看了看后视镜里傅梁川的脸色,他从里斯本谈完收购案一回来就直奔这来了,看不到“老婆孩子热炕头”也就算了,要是叶南星趁着傅梁川不在出去乱来,那这天就要塌了,叶南星是他见过在傅梁川身边呆的最长时间的人了,也是唯一一个敢在傅梁川的座驾上喝奶茶啃鸡爪的人,要不是这次突然传出老板要结婚,他以为老板娘早就内定了呢。

傅梁川打开车窗看了看楼上,说道,“跟上!”老孙听到指示一脚油门轰了出去。

叶南星到酒吧的时候苏青已经点好酒了,她咬着吸管一路躲着人群走进去,好不容易才找到人,才看见旁边还坐着其他人 ,女生她认识,是市一院骨科的主治医赵一乔,十足的酷姐。还有两个男生她不认识,苏青一看见她,立马嚷嚷着把人往里拉,她冲人介绍,“这是我的好妹妹。” 其他人闻言都哈哈大笑

苏青今年30,是一间私人美容院的老板,前几年刚跟老公离婚,现在自己单过好不潇洒。相比起叶南星这样又纯又欲的长相,苏青绝对是气质冷艳挂的美人。自古没人多坎坷,可这位姐姐愣是活出了当代失婚女性的想新世界。

“赵医生今晚不值班呀!”她边脱外套边冲人打招呼,赵一乔靠着沙发背几乎是个躺着的姿势,“大好的春宵上什么班。”

赵一乔是个les,和叶南星一样的年纪,女朋友在国外读博,是她们这群人里最酷的一个,也是最潇洒的一个,叶南星从她那里学到了不少东西,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除了杀人放火,其他的都do anything you want!”

“哎哎哎,看看帅哥吧!”苏青扯着嗓子揽着旁边男生的脖子,“给你们介绍一下,主要是给你,小南!盘正条顺,多金海龟,还是两!”几人互相碰了一下杯就算是认识了,苏青带着其中一个男生进舞池里摇摆去了,赵一乔叶在跟吧台的小哥聊天,卡座上只剩下一个叶南星和一个男孩。

过了一会,那男生端着酒杯往往叶南星这边靠了靠,“刚才太吵了,都没听见你叫什么?”

叶南星偏了偏头,冲人耳朵旁说道,“叶南星,你呢?”

“沈泽!”

于是傅梁川进来酒吧里看到的便是叶南星和别的男人头挨着头说笑的场景,关键是那男人还比他年轻。他几乎是下一秒就要冲过去把人拎起来了,转眼一想,自己都要和别的女人结婚,叶南星认识别的男人也正常。况且她还有朋友在,要给她面子。又转身出去回到车上,给人打电话,他拨号之前都想好了,要是叶南星敢骗他,他立马把人拎出来回家锁起来。

电话接的很慢,但没有那么嘈杂可能是在卫生间,“阿星,你在哪?”

叶南星警觉的看了看周围,以傅梁川的性格他是不会直接这么问的,“我和朋友在外面玩。”

“在哪!”傅梁川的声音很阴沉。叶南星立刻听出了不对。

“就3A园的51° 酒吧。”

电话那边半响没有声音,但叶南星知道她的危机已经解除了,那边傅梁川也因为叶南星的坦诚松了一口气,他特别怕听到别的答案,如果叶南星骗他,那么他们之间就开始完了。

“好了,别玩太久我马上就回家了。”

“嗯,那我在家等你,爱你!”

“乖,挂了!”傅梁川挂了电话让老孙把他送了回去。

这边叶南星赶紧跟人打了招呼就往家赶,沈泽问苏青,“她怎么走了?”苏青望着叶南星出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她家有老虎要吃人!”

沈泽晃了晃手里的酒和苏青碰了一下,“有点意思。”

叶南星赶回家的时候,傅梁川正坐在餐桌上吃那盘蔬菜沙拉,她连鞋都没敢换边走边拖就扑到人怀里骑在人身上撒娇,“你干什么去了?怎么这么长时间都不见人!!”

“去,把脸上那些卸了!”傅梁川表面恼羞成怒实际上心里早就了开了花,跑着来不就图有人惦记有人香香软软的抱起来称手嘛。

叶南星在浴室卸妆的时候,傅梁川进来放洗澡水,看到人身上还穿着那件吊带裙,明晃晃的能看见胸,气又不打一处来了,他从前面把手伸进去勾着肩上的带子,衣服要脱不脱的挂在身上,犹抱琵琶半遮面,傅梁川的下腹立刻蠢蠢欲动,他开始吻她的嘴唇,耳垂,锁骨,一路向下终于含住了乳 尖,他是明摆着要捉弄人的,舌尖愣是要往乳孔里钻,含的叶南星浑身又痒又酥。

“……先生……嗯……别这样弄。”叶南星想转过去抱着人却被死死的锁在洗手台和傅梁川的身体之间,傅梁川喜欢看她在自己身下求饶的模样,“叫,叫声好听的就放过你!”

叶南星知道傅梁川想听什么,但她就是不叫,固执的别过了头,“想听?让你老婆叫去!”

“不要她叫,就要你叫!”傅梁川说话的功夫把人转过来抱上洗手台面对着自己,捧着脸吻她:“宝贝,心肝宝贝,叫一声,就叫一声,马上让你舒服!”

叶南星难受的呜咽,一把推开他,“不做了!” 随后又被人牢牢锁在怀里褪去了衣服双腿环上了傅梁川的腰,傅梁川把自己送了进去,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喟叹!

浴缸里的水满出来了,傅梁川将人一把抱起连着自己跌了进去……

卡肉了……………………


论坛讨论模式 2975/55/0
登录 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