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现代/二线男团说散就散/3
3
反正我没当真

发表于 4个月前 修改于 4个月前

我们哥儿五个养了只大白猫,布偶猫,黏人小嗲精,特亲人。葉哲给它起名叫大龙,意思就是游戏里的主宰,它一岁的时候,我们五个加上经纪人一块儿去医院阉了它。

大龙亲人,经常会跳过来拿小爪子拍我们脸。左载沅这一亲,我就好像被大龙轻轻拿小肉垫挠了挠,也不疼,就是很痒。

怎么说呢,我是一个胜负心很强的人,尤其是喝多了酒精上头。我说,小子,跟你哥这儿闹猫呢?然后摁住他脑袋亲了下去,来了个法式深吻。

周启源立刻干嚎起来,猪叫变成了杀猪一般的叫。李白露疯狂拍桌子:“狗比你对我儿子做什么!”葉哲他拿出手机录像了。

左载沅一开始被我给亲懵了,一动不动的杵那儿任我亲。过会儿让我强大的胜负欲上头给亲的快缺氧了,一个劲儿捶我,就像大龙不给抱挠人似的,也没用上什么力气。

“载沅啊!你不可以这样!你才二十三岁!”

“载沅啊!看看妈妈吧!”

李白露跟周启源一唱一和,我总算憋不住笑松开了左载沅。傻忙内让我憋的满脸通红,嘴唇也被咬的鲜红,十分羞恼的不肯看我。我拍了他一巴掌:“小崽子,知道谁是哥了不?”他转过去假装生气,“欸,你先勾引我,我还不能亲回去了?”我伸手挠他腰,他身上痒痒肉多,一下就绷不住了,倒在我怀里咯咯咯笑。

“载沅,爸爸也要亲亲!”李白露招手,左载沅就从善如流的过去,每个人都亲一口。

“葉哲他没卸妆,你别亲他!”我大笑,葉哲叽里咕噜冒出一段韩语,意思是骂我,然后冲过来打我。

载沅亲我这事儿,反正我没当真,他逮着谁亲谁,压根儿就是小孩子心性。

其实这八年他长大了不少,刚来的时候十五,又腼腆又谨慎,动不动就说对不起。载沅岁数小,我们都会照顾着他点儿。他就练习了六个月就跟着我们出道了,跳舞跳的真不咋地,我天天教他。一来二去也就熟了,我打包票四个人里他最黏我,他就像我一手带大的弟弟。

但是后来舞还是没跳多好,光脸好看了,网上老被人喊花瓶。

要么说我们团上不了一线呢,门面光好看了,跳舞不成。一个主唱还高音老车祸,队长还是个智障,就剩我跟葉哲苦苦支撑这个家。公司策划品味不行,三年上升期的时候给我们选了好几首粪曲,难听的一比,后来我们也就再没爆红起来。但我们也挺幸运,虽然不够一线,挣得也不少。其他团有的私下关系很差的,都不住在一起,我们团倒是关系真好,主要靠一只猫维系。

我问李白露他接下来打算干啥,他说:“干啥,我solo当歌手去呗,合同都签好了。”葉哲嘲笑他老车祸还要唱歌,被他踹了两脚。

葉哲要回韩国,他已经定好了行程,下个月进组拍戏。刚好,他之前也拍过戏,这回会韩国专心当演员了,我也不担心他发展不好。

“七块钱,你呢?”李白露问队长,叫他七块钱是因为有次载沅打字把周启源打成了周七块钱。

周启源说:“我要回家管饭店了,我写歌又写的不咋地,开心就好了,想写没事写一首,主要还是开饭店了嘿嘿嘿。”

我说:“我也是,就会跳个舞,不干了只能回家继承公司了。”

“我靠你个富二代气死了!”他们仨对我破口大骂。

我转头问左载沅:“载沅,你……”他已经迷迷糊糊快睡着了,听见我叫他,很努力眼睛睁开条缝哼哼。

“嗯?”

“没事儿,你睡吧。”


新坑先来个日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论坛讨论模式 1241/21634/5
登录 后参与讨论
Zzz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2周前 No.1

这样的团也很好啊,活得更轻松

是淼喵喵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2周前 No.2

这个胜负欲可以说是很强了,从任何角度上来说

蘑菇作汤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1个月前 No.3
回复 

别想太多吧…文案标明不要代入了,真是的

乌拉尤卡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3个月前 No.4

攻这令人发指的胜负欲哈哈哈哈

灿三岁 只看该用户 发表于 4个月前 No.5

元宵快乐呀,我觉得写的很棒呀,日更使人激动,嘻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