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纨绔|岁岁无忧/
发表于 1个月前

(下)

澜渊说要与篱清同游人间,还真是二人同游人间。

因着来时是白日,集市上售卖花灯的小贩这时也不会支着摊位出来,此时此刻集市里大部分支着摊位的还是赶集的人,买什么的都有,看得人眼花缭乱。就连见多识广的二太子也是第一次瞧见人间这么繁华的模样,许是现在统治人间的那位是个不错的君王——毕竟澜渊上回来的时候叛军都打到脚底下了,宫里住着的王子王孙还一点意识都没有,一个两个凑到一块撅着屁股还在斗蛐蛐;转眼就是沧海桑田,换了模样,倒是真应了人间那句“天上一天,地下一年”了。

“同你我上次来有什么变化?”澜渊勾了勾篱清的小拇指。

篱清垂眸,从澜渊的角度看去只能看见浓密的睫毛垂在眼睑上,留下细碎的阴影。澜渊听见他冷冷清清答道:“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是吗?”澜渊尾音上扬,一只手仍然是拉着篱清不放,另一只手则是从身旁的小贩摊位上随手拿起一个面具放在篱清的面前。垂着眸子的篱清突然眼前一暗,抬眸发现不知何时澜渊将一张面具覆在他的脸上。狐王用微凉的手指拨开了覆在脸上的面具,不解地看着他:“你这是作甚。”

“篱清,试一试。”澜渊的脸在面具之下只露出一半,篱清透过面具上的缝隙看见他笑意盈盈的双眼,他听见澜渊道:“试一试人间有趣之事又有何妨?人间若是两情相悦之人,总是会买上两个成双成对的面具,寓意长长久久。篱清,你可要试试?”他言语恳切,似乎这是真的一样。

澜渊将那枚做工精致的面具从面前拿了下来,平放着递给篱清,面具之下那张英俊的脸上挂着笑意,一双桃花眼含情脉脉地望着狐王,路过了几个年纪尚小的姑娘瞧见了,都羞红了脸,举着手帕挡住自己一张红透的笑脸,却又忍不住偷看他几眼。

好生像个蓝颜祸水。

偏生蓝颜祸水还没个自觉,见狐王不接他的东西,站着也没动,就是望着他道:“篱清,你若是再不接过去,我可是真要成笑话了。”他看了一眼身旁站着的几个小姑娘,冲篱清笑了笑。

篱清将信将疑,又见周遭围观之人越来越多,于是便伸手接过了二太子递给他的面具。狐王像是第一次上街的小孩子一样将面具戴上,有些呆头呆脑地问道:“是这样?”隔着一层面具,澜渊并不能将篱清面具下的表情看得真切,但能想见素来清冷的狐王现下脸上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许是篱落都未曾见过的:有点像小孩子一般迷茫的神情。

澜渊有些心猿意马,若不是在人间,若身旁没有这么多人瞧着,他应该会毫不犹豫地将篱清脸上的那枚面具摘下;然后仔仔细细地看一看篱清脸上的表情,再好生亲吻一番他水色的唇。

可惜,自己作下的孽得自己尝。

这会儿倒是哄骗上篱清戴上了面具,可惜是在人间,又是在大街上。

澜渊叹了口气,将面具上的绳子牢牢地替篱清系上。墨衣男子修长的手指穿过狐王柔软的长发,将面具上的绳子牢牢地系在脑后,随后自己也拿了一个是一对儿的面具戴上,对篱清道:“你瞧,这样是不是很配。”

他的语气带笑,篱清透过面具瞧见了澜渊笑弯了一双眼才知道自己当真是被澜渊糊弄了。他将澜渊替他系好的面具拆开扔回澜渊的手中,冷声道:“人间的话本子看多了,你自己与自己配去吧。”俊美的脸又恢复了之前的表情,完全不像前一刻还在迷茫的人。

澜渊随即摘下面具,对着篱清笑弯了一双眼睛:“你不是也是很喜欢,突然生气做什么。”狐王不愿回答这句话,正欲转身离开,却被二太子一把拽住手臂。

始作俑者面带笑意,柔声让他莫要生气,转头瞧见那小贩殷勤的眼神,又大方道:“你将这两个面具抱起来。”便扔了一锭碎银与他。那小贩见了钱,顿时眉开眼笑,手脚利落地将澜渊选中的两个面具包好并双手奉上,临走前还对二人道:“两位公子真是天生的一对璧人。”正中二太子心意,又给了他一锭碎银。

那打赏的架势,还真是活脱脱一个纨绔子弟。

澜渊倒也不是听不出是阿谀奉承,当下人间盛行男风与否他可不知,若是不盛行这小贩还要违背良心说出此话也是难为了。不过二太子听的高兴,打赏碎银当然也只是捏个法术,不过片刻之事。

还真是应了自己说自己的那句:不在人间,也是纨绔子弟。

澜渊收了小贩包好递来的面具,在篱清面前晃了晃。

“你又是何必。”篱清冷声道,下文还未出口便被澜渊修长的手指覆上唇,堵住了他还未说出口的话语。“图个高兴,好不容易来趟人间,总要快活一把才行。”澜渊牵起篱清的手,牵着人晃晃悠悠地朝着下一个地方走去。

便是图个开心,篱清被澜渊牵着,嘴角不自觉地勾起,那便是图个开心罢了。

不过篱落后来得知澜渊“豪掷千金”就为了买两个做工不过如此的面具之后嗤之以鼻,搂着苏凡的脖子教导管儿:“瞧瞧,天界二太子就是这么败家,也就仗着家里有钱。管儿你可千万不要学他,咱们狐族比不上天界,没那么家大业大,你可得省着点花。”

吃着糖的管儿:“知道了,不能学二太子那么败家。”

澜渊:“……”

篱清:“……”

再且说为何会捡到那个狐族小姑娘,也是在人间。

管儿在人间游玩了一遭,将人间有意思的东西:好玩的逛了个遍,好吃的东西也尝了个遍才肯罢休,临走之时还意犹未尽地拿了两串糖葫芦,一个人边走边吃,嘴边沾满了糖印,苏凡一度担心管儿这么半大的小子再吃这么多糖下去,那一嘴的牙怕是真的保不住了。

“苏先生,你见过狐狸坏牙的吗?”管儿咽下最后一口糖葫芦,冲满脸担忧的苏凡眨了眨眼睛。澜渊和篱清走在最后,听见管儿冲苏凡这么说,澜渊将手中的折扇一把合上,低声笑道:“管儿倒是机灵的很。”

篱清应了一声,并没有回答。澜渊笑眼弯弯,大抵是能将篱清心中所想猜的一清二楚。高傲冷艳的狐王铁定是不能当面说出夸奖的话,但是心里早就把自己家的孩子夸上了一天。管儿若不是聪明机警又怎么能做得狐族的少主呢。

“有无人要漂亮的小狐狸,方才从山上打下来的——”

突然一声叫卖声打破了几人之间的平静。

他们一行人中有三人真身都是狐族,听见这样突兀的叫卖声都纷纷驻足,停步寻找那发声之处究竟在哪儿。管儿眼尖,很快便找着了那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不知何时放下了一个笼子,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用棍子拨弄着被装在笼子里的小狐狸。

还是只挺漂亮的狐狸,通身雪白,毛发没有一点杂质,眼眸还是碧色的,难怪这人敢直接大喊说是漂亮的小狐狸。还真是漂亮。

“呀,还是只能化形的小狐狸啊。”管儿嘴里含着一块糖,含糊不清地道。

在场的除了苏凡为凡人以外,就连管儿都看得出来那是只成了精的小狐狸,更别提早就活成了人精的澜渊和篱清。苏凡不解:“你们都看出来了?”他转头看向那只碧眼的小狐狸,仔仔细细看了一会,还是看不出来和篱落有任何的相似之处,和普通狐狸还真没什么区别。

“狐族之间都是能互相感应的。”篱落捏了捏苏凡的手心,“那只小狐狸年龄不大,估计也是方才能化形,若是按照你们人的年龄来算也才四五岁罢了。”他摇了摇头,这么点大的小狐狸被捕狐为生的猎人捉了去,基本上是没了活路了。

“篱清?”澜渊见篱清一直没有出声,便伸手勾了勾那人的小拇指,轻轻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篱清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迟迟地应了一声。

澜渊见他的目光一直在那只小狐狸的身上,心下了然:“若是真的担心,还是上前去救回来吧。”篱清是狐族的王,在这里见到他的子民,不能出手庇佑,不论道义还是情分上都会被谴责罢了。

二太子未等狐王回答,便径直走了上去,捏了个诀拎了一袋子碎银,一副纨绔子弟的做派。他走到中年男人的面前,手中的钱袋被他一上一下地掂着,里面装着的碎银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响声。“说说,你这狐狸要多少银子?”

那人见澜渊一身绫罗绸缎,断定此人非富即贵,内心盘算着交出个高价,却没想到贵公子如此沉不住气,还没等到他回答便将手中的钱袋直接扔进他的怀里。“这些银子应该够了吧,这狐狸我带走了。”澜渊将银子扔给他,随即拎起装着小狐狸的笼子就欲起身,也不管那人答应不答应。

还是纨绔子弟的做派。

捕狐人本想在与其理论一番,再掂量那袋碎银的重量之后却又作罢。

拎着狐狸离去那人出手阔绰,这一袋子的银钱比那狐狸值钱多了,足够让他好生歇息一阵了。

澜渊将小狐狸送到篱清的面前:“喏,给你带回来了,这回总不算破坏人间秩序,又护了你狐族子民。”他一张俊脸凑到那人面前,像是邀功一般:“篱清,我做的如何?你可否满意?”

狐王将二太子手中的笼子夺了过去,小狐狸又从二太子的手中到了狐王的怀里,狐王耐心地对它说了些什么,又看了一眼邀功的澜渊,不咸不淡地回答:“像个狐王妃的样子。”然后就带着小狐狸走了,把澜渊一人留在原地。

管儿和篱落在一旁听见篱清是如何称呼二太子的,纷纷忍不住大笑出声。

“狐王妃还真是有模有样的。”

澜渊无奈地笑了笑,将手中的折扇打了个转儿再展开,乌骨撞击着扇尾的流苏发出叮当碰撞的声音,他摇着折扇,跟上了篱清的脚步。

罢了罢了,且是他心尖上的那个人开心便就是了,狐王妃之余,随他开心便是。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人间,又浩浩荡荡的离去,还带上了一只小狐狸。

且是岁岁无忧罢了。


论坛讨论模式 3515/227/0
登录 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