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Fan Fiction / 英国路人 / 6.阿瑞斯的梦境
6.阿瑞斯的梦境
莱斯特·威尔克斯从天而降,一脸茫然地摔进他怀里。

2019-02-10 09:28:55

2019-07-25 06:20:19

*1944.10.21*

有关“英国路人”的传闻很快就没什么人提了,现在的版本是这是个带着妻子四处旅游的英国老绅士。一旦那辆破旧的雪弗兰不再作出什么“跳跃到八小时以外的路程”之类的事,它很快就被人遗忘了。陪酒女们也表示一旦发觉此人规规矩矩结了婚,那大部分怪谈都没了趣味。

阿瑞斯还是保持平常的步调,和各路人马谈判,监督港口运货,买通封锁线,等等。他半个月前给军队捐献了六架军用飞机,又私下给海军总部的某个人物“捐献”了一批上好的威士忌,现在他冠上了“爱国企业家”的头衔,通行证到得很快。周围人都半真半假地祝福他,酸溜溜地表示这下他真能痛快地赚英国贵族的金条了。

他在“墨西哥”酒馆里推倒一摞筹码,剪了根崭新的雪茄,在下一局中赢到了块位于旧金山的土地和两匹纯种马。他把地契收好,请了所有人的酒。

一切似乎照常,阿瑞斯的生活过得比以前还更滋润了。道上有人传他在瑞士的银行存了三百万金元。不过阿瑞斯自己知道有什么事很他妈的不对劲。

他开始做梦。一开始是些噩梦,是被追杀那一晚的情景重现。他把这归结于受惊后遗症,没怎么管它。后来梦境就变了。

他梦见一只白色的老鹰飞过来,在66号公路上筑巢,然后一直在等什么人似的。他又梦见那只封在琥珀里的雏鸟。

“你怎么跑来这里了?”那只雏鸟说。“如果我是你,我就去大西洋对面看看。”

这时候他醒过来就会有点烦躁。偶尔他床上还有个灰眼睛的男孩,然后他又会想起莱斯特。灰眼睛的男孩子千千万万,他就是会他妈的想起莱斯特。

那天在沙滩上见到的女孩给他带来了另一个想法。本来他只觉得莱斯特是个奇妙的偶遇,难得的是这种偶遇能让他心情不错。那个女孩一出现,他忽然就意识到在这里莱斯特真的就只是个过路人。在他生活中肯定有人热情地往他身上扑。等巧遇了他两次后,阿瑞斯就决定不能再指望什么巧遇了,他需要去见莱斯特第三次。

三是个有意思的数字。什么普通的事经过三次,似乎都能生出一点古怪的仪式感。阿瑞斯决定去英国。能不能找到莱斯特另说,总之他要去一趟。如果这第三次见面他能觉得无聊了,他就回加州继续倒腾他的生意。要是他还是梦见莱斯特的灰眼睛,那就正儿八经地去追求他:送花,买游艇,给他换新跑车,让他在床上尖叫之类的。

于是他就给自己裁了几套新西装,从容不迫地安排生意去了。

他在本国的形象刚刚开始转型,由走私贩往企业家的方向靠拢,也就下功夫做了一些讨好公众的事,包括建了几个学校,资助伤兵,还翻修了几条公路。

当他站在烈日底下,对着一条破公路,还要握着政府官员的手露出假惺惺的微笑时,他决定要把这些全在莱斯特身上找回来。

66号公路投入使用有一段年头了,尤其这几年俄亥俄那些被沙尘暴卷走所有财产的农民都往西走,66号公路已经被巨大的昼夜温差和越来越重的卡车折磨出大段裂缝。阿瑞斯启程去英国前最后看了一次翻修工程,这时老旧路面刚刚被爆破完,几名工人在尘土飞杨的地段吃力地清理碎石。阿瑞斯眯了眯眼睛:“那是什么?”

“怎么了?”监工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阿瑞斯示意其中一个工人给他看一眼那堆碎石。工人不明所以,把推车推到跟前。

“这也不知道是谁遗漏的。”阿瑞斯用手指翻过一块水泥说。那上面嵌着一小块贝雕,看情况是最初铺水泥的时候就掉进去了,十分精美,是只老鹰的形状。

“应该是当年刚建设的时候某位女士的首饰吧。”旁边的副手说。

阿瑞斯让人把这块水泥送去了工厂,把贝雕撬了下来。他忽然就想起自己的梦,有白色的老鹰栖息在公路上。他又想起莱斯特和那个女孩的谈话,提到把老鹰埋在公路里。

他最近已经做了不少奇怪的事,不差从水泥里挖首饰这一件。于是他直截了当地让人把那块贝雕镶成一枚别针,就别在西装的翻领上,还逢人就说这是老公路留下的纪念,为此有些小报社还写了点贩卖情怀的文章,赞扬他对公路的关怀云云。

总之等他乘上去英国的飞机时,那只贝壳老鹰也顺带挪到了他崭新的西装上。

等他顺利到达英国,做成了棉花、酒还有烟草的生意,有精力派人去找“一个长鬈发的年轻人,灰眼睛,修民族学”之后,已经是十月下旬。英国的天气让几方人马都不好过,德军的轰炸也逐渐减缓。阿瑞斯在一个下雨的傍晚坐在壁炉前读一单报告,这时他衣襟上的老鹰震动起来,下一秒莱斯特·威尔克斯从天而降,一脸茫然地摔进他怀里。

进入论坛模式 1739/1654/22
22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回复 莱斯特·威尔克斯从天而降,一脸茫然地摔进他怀里。

呜呜呜好甜啊,我好喜欢流水账剧情呀

回复 莱斯特·威尔克斯从天而降,一脸茫然地摔进他怀里。

哈哈哈哈,这个真是缘分来了谁都挡不住啊

回复 莱斯特·威尔克斯从天而降,一脸茫然地摔进他怀里。

hhh我看到阿瑞斯找发现贝雕就开始嘿嘿嘿,果然…

回复 莱斯特·威尔克斯从天而降,一脸茫然地摔进他怀里。

wuli太太咧 这着实是让人看着能姨母笑的一幕呢 厉害

回复 莱斯特·威尔克斯从天而降,一脸茫然地摔进他怀里。

巨巨我来了!!!!!哈哈哈我先笑为敬!!!!!!!!!!!!!

我这么重口黄暴的人!!!竟然看剧情流水账入迷!!阿司匹林太太果然是阿司匹林太太!!!就是药到病除!妙手回春!!!治好了我多年的黄暴only取向啊!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