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Fan Fiction / 英国路人 / 8.没有轰炸的夜晚
8.没有轰炸的夜晚
因为南加州从不下雨,所以他们永远会重逢在阳光明媚的日子。

2019-02-24 04:43:38

2019-07-25 06:24:39

要判断遇到的人是不是危险人物,只用看看他面对突发情况的反应如何。

在阿瑞斯认出落在膝盖上的灰眼睛青年是莱斯特之前,他已经先一步反应过来这个年轻人身上有某种很危险的东西。这次降落对莱斯特来说显然也是意料之外的,不过他花了一秒都不到就做出了反应:他飞速从袖子里抽出一根细长的木棍,指着阿瑞斯说:“一忘皆——”

他没能说出最后一个音节,阿瑞斯反应更快,他凶狠地一拳击中了莱斯特的小腹,在他痛得蜷缩起来时,阿瑞斯又掐住他的脖子把他的后脑勺磕在地上。

这时候他认出了莱斯特。但是他有一种直觉——这种直觉曾救过他的命。他年轻的时候加入过淘金的队伍,某天夜晚队伍在一口破旧的水井边驻扎。就是那一次,阿瑞斯总有一种感觉:水井边上有一些珍珠白的,半透明的影子。他寒毛直竖,半夜偷了一匹马离开了。之后他辗转得知,淘金队的九个人死了七个,剩下两个进了精神病院,并不断大喊水井边有死人的灵魂。——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又来了,阿瑞斯知道自己一定要控制住莱斯特的动作,不然会有超出他预计的事发生。

可是奇怪的事再次发生了。阿瑞斯感觉自己手下的撞击声空洞沉闷,比起人类的后脑勺,那更像是他把一副空气做的盾牌磕在了地上。

他来不及思考什么,立刻转变了策略,狠狠一脚踩在莱斯特的手腕上,在那根细木棍脱离莱斯特手心时把它踢向一边。木棍滑过房间,中途忽然转了个弯,打着旋又飞回莱斯特手里。阿瑞斯别无选择,立刻掏出了枪,但是莱斯特比他还快。空气里响起轻微的爆裂声,莱斯特原地消失了,然后重新出现在房间的另一头。与此同时,阿瑞斯感觉有一把无形的钝刀子刮过他的脸颊,他被击飞了,摔进他刚刚坐着的扶手椅,空气中忽然窜出漆黑的铁链牢牢捆住了他。

阿瑞斯往地上看了一眼,他藏在怀里的袖珍手枪此时躺在很远的地方,不太可能再被拿到。就算拿到了,他也觉得对莱斯特造不成什么威胁。

结果到这时候,阿瑞斯反而放松了。不管莱斯特是什么人,萨满,邪教徒,或者商业间谍(虽然莱斯特的气质实在不像一个关心商业机密的人),他把自己困住而不是像一开始那样攻击,这说明现在莱斯特摆出了一个拷问或谈判的姿态。

而阿瑞斯最擅长谈判。

莱斯特看起来可怜极了,勉强还保持着站立。阿瑞斯最初那一拳是对敌人用的力道,完全没有留情。他右手捂着自己腹部,哆哆嗦嗦的,那只手也是被阿瑞斯踩过的手,手腕可能已经脱臼了。但是他举着木棍的左手很稳,就像个举着枪的战士。

阿瑞斯有一点后悔了,那一拳肯定留下了可怕的淤青。在他没亲到莱斯特腹部的皮肤之前就给他留了这么个痕迹,真是可惜。

“你到底是什么人?”莱斯特瞪着他问道。太嫩了,这不是质问道方式,难道他不知道睁大自己的灰眼睛毫无威胁力?他应该平静一点,慢条斯理地把刀架在被拷问的人的手指上,对方不回答就切一根手指。阿瑞斯几乎忍不住要微笑起来,不过他克制住了,用一种闲适的口气说:“应该是我问你吧,莱斯特——我很高兴这不是假名——你这种出场方式更令人印象深刻。”

莱斯特刚要说什么,门外却传来了几下敲击声,接着阿瑞斯的秘书的声音传进来:“我听见有动静,盖博先生,出什么事了?”

莱斯特绷着脸继续用细木棍指着阿瑞斯,小声威胁道:“让他离开。”

阿瑞斯扬了扬眉,低声说:“下次威胁人的时候,让自己再凶一点。”接着他提高音量:“没有事,加里,明天把报告给我就行。”

“您有事再找我,先生。”加里彬彬有礼地说,离开了。而下一秒,莱斯特用自己的木棍对着门挥舞了一下,念道:“屏蔽视听。”在念完这个词组后,他重新用木棍指着阿瑞斯。

“怎么样,现在能告诉我你是什么人了吧?”阿瑞斯没有探究莱斯特这个举动,只是镇定自若地说。他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铁链捆着,却悠闲地翘起二郎腿。不等莱斯特回答,他又说:“我们就当满足一下对方的好奇心吧,毕竟不是每天都能看见有人凭空出现。我可以直接告诉你,我是个商人,来英国是为了给同盟国的同胞提供物资。或者说简单点,我是个走私贩。你呢,魔术师?”他打量着莱斯特,又说:“你没怎么挨饿,是不是?总有一部分人不受战局影响。我不会傻到用面包和茶叶贿赂你——巧克力怎么样?红宝石巧克力,专门从厄瓜多尓运来可可粉,每颗里面都包着蜂蜜酒浆樱桃。或者来一辆全新的捷豹XK120 ?(*1)”

“你是从哪里找到那只贝壳老鹰的?”莱斯特冷冰冰地问。

阿瑞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在问自己衣领上的别针。他顿了一下,说:“不要心急,不要这么早就把你真正关心的问题暴露出来,你会被人漫天要价的。”阿瑞斯假笑了一下:“比如说,我现在就能讨价还价了,一个回答换一个问题,你又是什么人呢?别再提什么加州大学了,那里可教不出你刚刚用到的本事。”

莱斯特的灰眼睛眯了起来:“我有很多方法能让你说实话。”

“但是你现在还没有用这些方法,我就姑且乐观地猜测你也不是很愿意使用它们吧。”阿瑞斯说。

莱斯特又瞪了他几秒,最后泄气一般变出把扶手椅坐在阿瑞斯对面,又念了一个奇怪的词组:“愈合如初。”

这个词组带来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莱斯特那以不正常角度扭曲的右手立刻恢复了原状。阿瑞斯没能看见他腹部的情况如何,不过看莱斯特流畅的动作也知道他肯定痊愈了。

“精彩。”要不是阿瑞斯被捆着,他就会直接鼓掌了。“你是个萨满?”

“我是个巫师。”莱斯特干巴巴地说。

“那么你会变成蝙蝠,或者拐走小孩炖汤?”阿瑞斯说,摆出一副故作思考的样子:“很遗憾我弄不到小孩馅儿的巧克力。”

“你看起来对魔法的接受度还挺高的。”莱斯特狐疑地说。他的木棍又抬起来了:“你真的是个麻瓜?说实话!”

最后那句气势汹汹的,同时莱斯特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就像能穿透阿瑞斯的灵魂。阿瑞斯皱了皱眉:“麻瓜是什么意思?”

那目光在阿瑞斯脸上巡游着,检阅着,最后莱斯特捏了捏眉心:“好吧,你没说谎。”他换了个问法:“你小时候,一般是七岁的时候,身边有没有发生过奇怪的事?”

“哦,一个答案换一个问题,现在轮到我了。那天和你一起在沙滩的女人也是巫师?你们有一个群体?”

莱斯特再次眯起眼睛,嘴唇蠕动起来,似乎在构思一个足够恶毒的词组——现在看来,那估计是咒语。阿瑞斯见好就收,投降道:“好吧,好吧,你指的奇怪的事是什么?”

“每个人都不一样。”莱斯特说。看来这是某种分辨巫师的方法,阿瑞斯心里记住了。只听莱斯特接着说:“比如...你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是怎么逃离的?你会不会突然出现在奇怪的地方?或者某个你讨厌的人头发变成了粉红色…”

“我遇到危险会拼命跑。”阿瑞斯说。“能算得上战绩的是我八岁偷面包被抓住时,我用一根钢筋刺穿了追赶我的人的小腿——不过那估计是我用力过猛的缘故。我对待讨厌的人的唯一方法是尽我所能让他们不好过,没有任何人在我面前意外地改变自己的头发颜色。”

“你有试过从高处跳下来吗?”莱斯特不死心。“或者溺水?”

“我为什么要从高处跳下来?还有溺水?”阿瑞斯莫名其妙。“你们是这样检测小孩子的?也许你们群体的数量少是因为你们的测试方式?”

“哦,是啊,很好笑。”莱斯特说。“大部分七岁的巫师已经能够让风把自己托到高楼外或者水面上了。”他继续问:“那么你是怎么找到贝壳老鹰的?”

“你要是把它放在水泥地上,总有个过路人会看见的。”阿瑞斯说。

莱斯特扬起眉毛:“麻瓜们——意思就是完全不会魔法的人——是不会在意它的。能看见,但是不会在意。我施了屏蔽咒语。”他又把木棍对准阿瑞斯:“原形毕现!”

什么都没发生。

“你的木棍,或者说,法杖?出问题了?”

“那是魔杖。”莱斯特说。他开始用手腕在空气中划出复杂的图形,阿瑞斯感觉到一股很轻的湿润气流掠过自己的身体,然后莱斯特说:“虚景消除!”

这是个能洗去所有魔药和魔法伪装的咒语,甚至能够揪出阿尼玛格斯的真身,和古灵阁的防贼瀑布同源。结果阿瑞斯还是无辜地坐在哪里。

“看来你是个人类。”莱斯特说。“你确定没有被狼人咬过吧?”

“真的有狼人?”阿瑞斯说。

“还有吸血鬼呢。”莱斯特说。“这不对,我的麻瓜驱逐咒明明没有出错。好吧,最后一种可能了,虽然不知道哑炮受不受驱逐咒的影响,不过…”

他又做出一个动作,虚空中浮现出一面模糊的水镜一样的东西,里面的景象是一个金碧辉煌,熙熙攘攘的大厅。很多人影模糊不清。莱斯特调整了一下角度,让视角浮在半空中:“描述一下你看到了什么。”

“很多蜡烛…浮在空中?”阿瑞斯说。“天花板是空的吗?外面好像在下雨。还有一些白色的东西飘着…”他忽然顿住了,想起了多年前的枯井。“珍珠白色,半透明的东西…”

莱斯特收起水镜。“那是幽灵。”莱斯特说。“绝大部分不害人。不过麻瓜是看不见他们的。你看得见幽灵,又完全没有魔力…你应该是位哑炮。”

“跳过什么?”(*2)

“哑炮指的是巫师家庭诞生的没有魔力的孩子。是啊,意思是跳过了魔法。”

他重新站起来:“我很抱歉给你添了些麻烦,今天晚上我大概把巫师保密法违反了个遍。不过如果你是哑炮,我应该是能跟你讲这些事的。毕竟有一部分没有魔力的巫师后裔依然会在巫师界生活。”他想了想,又说:“我保证你的生活会回到正轨,你不必要记住这些荒唐的事,相信我,我的遗忘咒语很精准,不会干扰你其他的记忆,你只是会把我忘掉而已。”他走上前,摘掉了阿瑞斯的老鹰别针,后退几步再次举起了魔杖。

“等等。”阿瑞斯说。莱斯特停下来望着他。那双灰眼睛,阿瑞斯永远都不想忘记那双灰眼睛。不过他没有求饶,而是圆滑地说:“最后聊几句吧,你还会去加州吗?”

“那是个好地方,不是吗?”

“是啊。”阿瑞斯说。“如果你还乐意去加州,也许多一个有记忆的朋友是好事。”

“严格来说,巫师们需要隐匿自己的行踪。我们有保密条约。”

“你是在乎条约的人吗?”阿瑞斯说。他并不是讥讽,而是用一种平和的语气,就像诚恳地对一位老朋友说“我相信你的为人”。“你想想看,如果我保留这些回忆,你在加州就不用藏了。”

“什么意思?”

“我会保守秘密——你甚至可以拿魔法约束我一下。我是知情人,并且加州是我的地盘,你开着车四处乱逛,我会保证其他人不起疑心,我还能雇一个作家为你写怪谈故事,这样人们就更不会把你的奇妙事迹当真了。你遇到我的时候,也不用把你的法杖——魔杖藏起来,我不会再大惊小怪,任由你像平常那样玩把戏,我还能请你尝尝美国的餐厅。”他微笑起来:“你可以自由自在地生活...加州是需要自由地去享受的地方。”

莱斯特静静地看着他。这一次,他没有用那种锐利的目光。他只是沉默着,思考着。过了一会,他说了句毫无关联的话。

“你知道,”他说,“最先说’巫师们不用躲躲藏藏’的男巫,现在正和纳粹一起发动战争呢。”

“这不奇怪,渣滓和伟人都会追求自由。这是天性。”

莱斯特的魔杖没有放下。“你又怎么知道我们会再次见面呢?”他说。

“你喜欢去加州,是吗?”

“如果我想开跑车,肯定要选一个阳光灿烂的地方。”莱斯特说。“英国会让跑车生锈的。”

“那么,”阿瑞斯说。“我们总有一天会重逢。”(*3)

他的手被铁链绑在身后,此时捏成了拳头。这也许是一次注定失败的谈判,因为他并没有什么有底气的筹码,并且他一开始就暴露了自己的愿望,那就是不想忘记这一切。

莱斯特的魔杖没有放下,阿瑞斯想莱斯特应该是个技法高明的巫师,因为相当一部分咒语是无声发出的,他不需要花哨的表演就能放出强大的魔法。这时莱斯特快速抖了一下魔杖,没有出声,阿瑞斯也就无从得知这是什么魔法。不知道他忘记这一切后,还会不会再梦见莱斯特的眼睛。

可是他身上的锁链松了,消失在空气里。莱斯特变出的那把椅子也不见了。他对阿瑞斯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别对任何人提今天的事。”

说完,他用优雅的姿势原地旋转一下,消失了。

他们之后当然会重逢,因为南加州从不下雨,所以他们的永远会重逢在阳光明媚的日子。之后阿瑞斯会看见那辆锈红色的雪弗兰后备箱钻出一只懒洋洋的棕熊,会看见莱斯特凭空点燃香烟,或者和车上奇怪的装饰品说话。不过这是之后的事。在这个奇妙的晚上,英国下着雨,所以德军没有继续轰炸。阿瑞斯按铃把秘书叫进来,第一句话是:“一个自称巫师的人会喜欢山羊头标本吗?”

“什么?”秘书加里说,还以为老板遇上了一个有奇怪信仰的客户。“也许要看看这是什么教派的客人。”

“我觉得他会喜欢的,我见过有他收藏一块封着雏鸟的琥珀呢。”

“那么,我去准备?”秘书说。

“还有,”阿瑞斯兴致勃勃地说,“冰窖里的红宝石巧克力不出售了,全部按礼盒样式包装好。就这样,我打个电话。”

秘书一头雾水地带上门,临走前听见阿瑞斯对电话里说:“是的,里昂斯先生,一辆XK120,红色的…不,红色白色都来一款吧,我要讨好一个年轻人呢。”


(*1)红宝石巧克力:这种巧克力的可可粉产自巴西和厄瓜多尔,是粉色的。

捷豹XK120(Jaguar-XK120):是一款1948-1954年间生产的敞篷跑车,同样出于40年代跑车太丑的理由,强行把这辆车的生产日期提到44年。个人觉得白色款好看一点。

我的主角,不能开丑车!

(*2)哑炮(Squib)这个说法可能来源于英语中的表达“a damp squib”,意为“失败、落空”。“squib”这个词也指枪支击发不完全或不充分。这个词也可以是“skip”的双关语,指这个人“跳过”了魔法。

(*3)“我们总有一天会重逢。”(So one day we'll meet.)是电影《英国病人》的一句台词,其中一对情侣分别前,女人说自己会常到他们相爱的那个教堂,而男人也承诺常去。最后女人说:“那我们总有一天会重逢。”

《英国病人》这部电影也是我的文名的灵感来源。电影的主角是一位受重伤失忆的飞行员,医护人员不知道他的国籍,听他说英语就叫他“英国病人。”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个描述迷之浪漫。莱斯特也是一个谜一样的人物,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从哪里来,所以根据他的口音叫他“英国路人”。

—————————————————-

阅读理解题:本章中莱斯特一共用了哪些魔法?(x

ps.要是喜欢看魔法世界日常的小伙伴推荐去看《四元素(hp)》,是温柔大人的魔法界生活!我的睡前读物!!!


进入论坛模式 5084/1661/10
10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回复 因为南加州从不下雨,所以他们永远会重逢在阳光明媚的日子。

我就知道来自于英国病人!!!我当时也觉得这种人尽皆知的秘密代称真的很奇妙很奇妙!!!!

回复 因为南加州从不下雨,所以他们永远会重逢在阳光明媚的日子。

又有文可以看了!!!!感谢大大!!!!!

回复 因为南加州从不下雨,所以他们永远会重逢在阳光明媚的日子。

四元素的作者好久没更了…这个会不会是坑啊_(;3

咸鱼 3 months ago   P.456204
回复 因为南加州从不下雨,所以他们永远会重逢在阳光明媚的日子。

今日加州落地,真是温暖的艳阳天啊,据当地人说上次下雨还是四月份(笑),空气中荡漾着阳光熏透的熟果木香。

回复 因为南加州从不下雨,所以他们永远会重逢在阳光明媚的日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喜欢这篇文了!!!!!!在一起!!!!!!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