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Original Novel / 小野猫软化史 / 全文完:求婚
全文完:求婚
求婚

2019-08-07 20:49:43

2019-08-08 22:10:21

温辛以全市第一的成绩被A市军医大学录取。

本来以温辛的成绩,完全可以去更好的学校,但他依然还是选择了这所学校。

到学校拿录取通知书的时候,苏南也跟着韩庭州来了教室,噘着嘴,一脸不怎么高兴的样子。

韩庭州没被第一志愿录取?

不可能啊,韩庭州分数也挺高的,虽然不清楚他具体填了哪些学校,但按理说以他的分数完全没有问题。

苏南见他来了,便从韩庭州旁边的座位上坐到了顾知的位置上,趴在桌上,神色恹恹。

温辛关心道:“怎么了?”

苏南只是叹了一口气,这副幽怨的没精打采的样子实在不符合苏南平时的人设,温辛看着只觉得好笑。

“你哥没被第一志愿录取?”

苏南摇了摇头。

“那你怎么了?”

问了这么几次,苏南才闷着声音说:“哥哥读的大学好远。”他们之间的距离隔了一千多公里。

至少高中剩下的这两年,他都不能经常见到哥哥了,这十几年,他还从来没有跟哥哥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还要分开这么久,光是想想他就难受得不行。

可是他又不能干涉哥哥的选择,也不想哥哥为了陪他就近读书,学校的差距太大了,但木已成舟后,心里还是止不住的失落,还没分开,就已经开始想念了。

温辛笑了笑,是挺远的。

但至少苏南知道韩庭州到底在哪里啊,只要有时间就能过去找他。

可是他呢,他现在连顾知在哪里都不知道。

最开始那几个月,顾知隔几天就会偷偷用方景的手机给他打电话,他在那边诉说他的军队生活,时间允许的话基本上是事无巨细,温辛虽然说不上话,但听着也开心,因为他能感觉出来顾知在那里是开心的,他属于那里。

这样就很好了,虽然他们见不到面,但时常都能联系,打电话他说不了什么,就改成发短信,每天一条。

方景的手机,已经成了他俩联系的唯一载体。

可是现在,他连最后这一点联系都没有了。

方景说顾知被调到了其他地方,连他也不知道具体在哪里,只有等顾知自己联系他。

慢慢的,他就养成了写信的习惯。

他等啊等,等到江流判了死刑,等到他能开口说话了,等到现在高考结束,录取通知书都下来了,都还是没有等来。

两个月后,温辛准备出发去学校,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握住门把手,最后环视了一圈这个小窝,心里很平静。

关于这里的所有记忆在离开的这一瞬间,想放快电影一般,快速闪过脑海中,曾经的痛苦和快乐,在温辛关上门的那一刻起,全部清空。

他想,他不会再回来了。

他要告别过去,重新开始。

亲爱的阿知:

今天是我的毕业典礼,带我的导师建议我本硕连读,再念两年书,我拒绝了。六年了,你还是没有回来。我等不下去了,我要来找你。——特别特别想你的宝贝儿

温辛放下才刚放下笔,耳边便传来了罗渠的声音:“咱院里最痴情的系草,又在给暗恋的女神写情书啊!”

温辛不理会他的打趣,面色如常的把写好的信装进信封里,用钥匙打开专门放信的柜子,把今天的这封塞进了已经快装满的柜子里。

罗渠偷偷瞄到一眼,每次看到里面的盛况,都不禁咋舌。

这他妈也太坚持了吧,天天写,还从来没寄出去过,这暗恋得也太苦逼了,罗渠实在是想不通,就凭温辛这颜值,这脑子,哪里会有追不到的女人,偏偏搞这么多年的暗恋,天天写从来不敢寄出去的情书。

对于扑上来的男男女女,从来都是不留一点余地的拒绝。

罗渠苦口婆心劝了他很多次,作为男人要勇敢,爱要大声说出口,你不说女神怎么会知道你这么喜欢他?

每次看到他写情书,罗渠都要说上两句,只是回应他的从来都是温辛宛如看智障儿童的眼神。

就算是这样,罗渠依旧不然其烦的次次都要劝,本来以为这次也是同样的结果,谁想到温辛竟然点了点头:“嗯,我要去找他了。”

说完便套上学士服,出了寝室。

罗渠顿了两秒,反应过来后,赶紧跟上,右左手搭在温辛的肩上,还夸奖似的拍了两下:“不容易啊!终于敢跨出这一步了,哥,相信你,很快就能抱得美人归。”

温辛懒得理他,拍下他不安分的手,自顾自走在前面。

他们院的毕业典礼安排在学校的大礼堂举行,温辛要上台作为优秀毕业生发言。

演讲完的那一刻,温辛抬眸,远远看到门口有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身影,温辛手里的演讲稿从手中滑落,落地的“啪嗒声”唤回了温辛的神志,不顾在场几百人的目光,径直往门边跑去。

几百米一百米五十米十米一米半米......

温辛微微踹着气,依旧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这个捧着一束满天星穿着军装的男孩儿。

不,已经不是男孩儿,是男人。

顾知张开了手臂,朝着他勾起嘴角。

这样的笑容,仿佛又回到了当年。

温辛没有任何犹豫地扑进了他怀里,紧紧搂着他的腰,脸埋在他肩窝,贪婪地汲取他身上的气息,像是要一次性填补这六年来的空缺。

场合不对,时隔六年的拥抱只能短暂结束。

时间太短,冲击太大,温辛都没来得及掉眼泪。

他从顾知手里接过花,转身才发现几百双眼睛都直勾勾的盯着他俩看,眼里带着无数的好奇与探究,这么大的阵仗,让温辛难以 控制的红了脸,垂下眉眼,不知如何应对。

紧接着,身后更加低沉让人信服的嗓音响起:“我是他哥。”

众人这才无趣的收回视线,看系草这么激动的样子,还以为有什么劲爆的消息呢。

毕业典礼还没结束,顾知说在外面等他,温辛只能回到之前的座位上,煎熬的等典礼结束。

他有好多话要问顾知。

这几年在部队里过得怎么样?训练累不累?出任务有没有受伤?为什么这么多年从来都不联系他?又为什么一声不吭的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会不会下一秒又突然消失?

想到有这个可能,温辛根本就坐不住了,想跑出去找顾知,但被罗渠制止了:“干嘛呢?你刚做了这么大的壮举,老师们都还盯着你呢。”

温辛往主席台那边望了望,果然看到有老师的视线一直都放在他身上,于是温辛不敢再乱动了,这么久多年都等过来了,还差这区区几个小时?

要是等会结束了,他出去没见到顾知,他发誓,一定忘了他,再也不要等他了!

两个小时后,毕业典礼终于结束,但温辛的位置太靠前,根本没办法第一时间冲出礼堂,只能跟着人群慢悠悠的挪动,急得温辛脸上全是汗水。

罗渠在后面诧异连连,他什么时候见过这么着急的温辛?从来都是慢条斯理漫不经心,对什么事都毫不在意的模样,就连他暗恋的女神,也是等到现在才舍得迈出第一步。

最后一批出了礼堂,温辛四处张望,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可哪里有顾知的身影?

温辛慢慢停下来找寻的脚步,无力地蹲在路边的花台旁,神色木讷,隔了好久才缓慢地眨了一下眼,眼泪瞬间喷涌而出。

骗子!再也不要理他了!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把他当什么了?一件随手就可以扔下的玩具?

把一旁的罗渠吓了一大跳,也跟着他蹲下身,同窗五年,他从未见过温辛哭,还哭得这么凶,眼泪跟不要钱似的,一直往外流,让罗渠有点手足无措。

就在罗渠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眼前突然伸过一只强有力的手,把一旁的温辛提了起来,一点也没夸张,真的是用提的。

“怎么了?”

温辛挣开了顾知搭在他肩上的手,往后退了一步,置气似的偏过头,摸了摸脸上的泪痕,不理人。

罗渠识趣地跟温辛说了声先走,没等人回答就跑得不见踪影了。

顾知把他逼近角落,用手抵住他的下巴,让温辛抬起脸面对他,又问了一遍,语气里全是耐心和宠溺:“哭什么?”

久违的人,久违的声音,仿佛又让温辛回到了高中的时候,只要顾知在他面前,他好像常常会因为一点点小事就哭鼻子,因为有人疼着宠着,怎么任性都可以,反正最后都会被原谅。

吸了两下鼻子,温辛断断续续地控诉他:“我......好不容易出来,找你,可是没看到你,我害怕......以为你又一声不吭的走了,不告诉我,不联系我,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顾知被他有点混乱的话说得心颤。

多年不见,眼前的人还是他的宝贝儿,至少在他面前,没有任何改变。

让他怎么疼都不嫌多。

顾知把手移到他脸颊上,用指腹擦他脸上残留的泪,低声保证:“不走了,再也不走了。”

温辛不敢相信,用湿漉漉的眼神看他:“真的吗?”

“真的。”再也不走了,就算还要走,也要把你一并带上。

分开了六年之久,够了。

顾知订的今天下午的机票,让温辛跟他回去,虽然学校这边还有很多事没处理,但顾知刚回来,温辛心里还是没有太多的真实感,不想跟他分隔两地,便答应了。

顾知陪着温辛回了一趟宿舍,本来还比较闹腾的宿舍在他们进来之后,瞬间变得鸦雀无声,温辛莫名,不过也没管,专注的收拾自己常用的东西。

顾知的气质太沉稳,完全跟他们刚毕业的大学生是天壤之别,宿舍其他两个室友都不敢跟顾知搭话,也就只有罗渠胆子大点。

罗渠话多,实在是受不了长时间的安静,正好看见温辛在收拾装满情书的柜子,向顾知打趣道:“哥,你知道温辛有个暗恋多年的女神吗?”

温辛听了这话顿了一下,随便像没听到似的如常把那些信从柜子里搬出来,只是不知道自己发红的耳尖早已出卖了他。

顾知好笑,配合罗渠问道:“不知道。”

见温辛没制止他,罗渠便自己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通:“哥,你看看,就他现在搬出来的这些信封,里面全是他写给他女神的情书,天天都写,就是从来没勇气给人家,心里有人,对那些追他的男男女女可谓是狠足了心啊。”

顾知挑眉,眼里透出一丝冷光:“男男女女?”

“是啊,温辛在我们学校特别受欢迎,追他的人都要从我们寝室排到校门口了。”

之前还一直保持沉默的温辛,突然站在身,对顾知说了一句:“别听他瞎说。”

顾知回视他,眼神平淡:“那是没人追?”

这就是吃醋了,温辛闭嘴,不敢再说什么,心里把罗渠这个多嘴的千刀万剐几百遍。

说情书就说情书,说其他不相干的人干什么!

因为信实在是太多了,温辛就想下次回来的时候再打包寄回去,但顾知不干,非要现在就全部寄回去,温辛拗不过他,找罗渠借了一个大袋子,把信全部装了进去,顾知就把它提到楼下寄回去。

温辛趁他不注意,从抽屉里拿了一个灰色绒面的小盒子,小心的塞进书包里,随后下楼。

出了学校,俩人便直接赶去机场。

顾知带着温辛回了他们的家。

十八岁那年,顾知送给温辛的家。

这几年,温辛从来没踏进过这里。因为他不想一个人来,那太孤单了,只有一个人的家,便不是家。

六年后的现在,他终于第一次,踏进了这里。

里面的装修很简单,主要以灰白为主,冷色调,温辛不怎么喜欢。

顾知知道他心里的想法:“我们以后慢慢改造。”

温辛笑着点了点头。

把东西放下,顾知换了平常的衣服,简单的体恤运动裤,一瞬间像是又回到了十八岁那一年。

以前的顾知,就喜欢这么穿,舒服又好看。

在以前,也是温辛最喜欢的样子,而现在,他看了顾知穿军装的样子,又觉得那样的他最好看。

家里没住过人,什么都没有,顾知便想带温辛出去吃饭,走过去牵他的手,被温辛小幅度的扯了一下,站着没动。

顾知略微俯下身平视他:“怎么了?我们先去吃饭,有什么话等回来再说,好不好?”

温辛想都没想的摇了摇头:“不好。”他不想再等了,一秒钟也不想再等。

“不饿?”

“嗯。”

“那好,你问,什么都告诉你。”

才见到顾知的那一刻,他心里都很多质问的话,可现在他想说的只有一件事。

“顾知,我要娶你。”

......什么?

因为太意外,顾知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温辛从衣服兜里拿出那个灰色的绒面小盒子,打开:“六年了,我不想再等,也等不下去了,我现在就要你彻底属于我,完完全全属于我。”

顾知略微僵硬的低头,视线长久的停留在盒子里面的对戒上。

温辛见他一直低着头,没什么反应,着急地问:“顾知!你到底愿不愿意?要不要我啊?!”

顾知这才抬起头,眼里隐藏着吃人的目光:“你说呢。”

“我就要听你说。”

“......要。”怎么可能不要,要了命的想要。

虽然知道答案,但从顾知嘴里亲口说出来,威力是不一样的,温辛弯着眼睛笑了,眼里含泪,泪眼朦脓的,里面却蕴藏了快要溢 出眼眶的满满情谊。

温辛把盒子往顾知的方向推了推,哽咽着说:“......那还不快点给我带上。”

顾知深吸一口,试图让自己冷静一点:“宝贝儿......”

“快一点,我等不及了!”

看似命令十足的话语,尾音里却充满了浓浓的撒娇意味儿,听得顾知全身酥软。

还想冷静?

不存在的。

顾知如了温辛的愿,给他戴上戒指,同样的,温辛也给他戴上了。

温辛盯着俩人交握在一起的手足足看了两分钟后,突然俯下身亲了一口顾知手指上的戒指,直起身,对着顾知笑逐颜开,眼里盛满了耀眼的光:“好啦!你是我的了。”

圈住了,便再也逃不掉。


全文完,没有番外,祝大家七夕快乐。

感恩每一位阅读此篇小说的读者,有缘下一本再见。


进入论坛模式 4906/356/6
6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回复 求婚

写得太好了!!!两个人从校园走向社会,从幼稚走向成熟,相互依靠,相互救赎,是爱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复 求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完结撒花💐💐💐一口气把这些都看完啦,真的是太好啦,辛辛和知知要一直幸福快乐下去呀⁽⁽ଘ(๑ơ ω ơ๑)ଓ⁾⁾

点评 求婚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55555555

回复 求婚

哭死我了 今天本来就不开心 小顾啊小顾 怎么会有那么好的小顾 我要是有一个小顾就好了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