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page / Fan Fiction / 犹记首阳 / 02. 当时年少(曹操)
02. 当时年少(曹操)
是将以前的两章整合在一起,

2019-09-24 15:44:32

将之前的两章整合在一起,加了一点和蹇繁对话的收尾

“公子这是要出去?”老管家虽然已两鬓苍苍年轻时挽弓射雕的风采一点没丢,看见从廊边花丛一闪而过的衣角,朗声问道。

那边毫无动静,只剩被繁硕花朵压低的绿枝兀自在空气中娇颤。

老管家波澜不惊,只是往前迈了几步,像一个寻常花甲之龄的老者一般,慢吞吞俯身,拾起一块光滑的鹅卵石。

廊边忽然有了声响,一团青色极快速地从花从旁窜出,只留下一道残影地向十几步之遥的矮墙掠去。

然而一道白线以更快的速度飞过来,从急停的人鼻尖擦过,整块没入身侧粉墙之中。

淡淡的硝烟味道仍在鼻尖,青衣人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苦笑一声,“窦伯伯你下手也太不留情面了。我要是停得不够快怕是脑袋都没了。”

他苦笑着转身,老管家已经负手走到他身边。

“哼,被打中了也是活该。”老管家冷哼一声,青衣的少年笑着凑上前,“我平日练武有多认真,您也是看到了的。这不是被爹掬在府里闷得狠了,想出去找找乐子嘛。”

老管家面色缓下来,语气却仍不留情,“你不在外面胡闹,太尉会关你?”

“是,是,是我的错。这次我保证不再和那些人说话,您就行行好让我出去吧!”

“是太尉要见你,见完了你再出去。”

“见了怕是又要不闻不问关我半个月。”少年一哂。

老管家沉思片刻,道:“你叔父近日常来拜访。”

少年眯了眯眼,很快又笑了,“谢谢窦伯伯提点,阿瞒知道了。”

“不过,这样我就更不能白白被关在府里。”

说完迅疾如风地向外掠出,一个纵身便到了墙那头,还有少年清朗的声音远远传来:“等我回来再孝敬您!”


少年一出去就熟门熟路地绕过曲折的窄巷,摸进一家小楼。

“哟,曹大公子可是好久没来了,今儿倒是巧,桥公子也在。”

少年摆摆手,“找的就是他。”

说完也不用引路,快步上了楼,径自在临窗的一处隔间坐下。

里面已有了一位翩翩佳公子。

少年抬手给自己倒了杯茶水,一口饮尽,才侧身看着对方,“你递信邀我出来,可是想好了我问你的事情?”

对面人一身雪衣,头束玉冠,温和儒雅令人如见春风,“玄自是想好了才敢邀操公子一叙。”

曹操示意他继续。

桥玄微微一笑,“操公子认为自己当得第几般人才?”

曹操大笑,“医者尚不自救,我又怎么能评论自己?”

桥玄眼神微深,“操公子怕是所图甚大,才不欲直言吧。”

曹操笑着摇头,“世名公祖善知人,君以为,操何如?”

桥玄微皱眉,“君乃出世之才,举世罕见,当成一番大事业!”


“那公祖为何皱眉?”

桥玄微叹一口气,“这便要问公子对宦官是何态度了。”

曹操冷哼一声,“不过是一群借势欺人的东西,近来得了几分权柄,便越发目中无人。不知进退。”

“这便是玄所担心的。”桥玄道,“天子近臣,一个近字便能有万种手段陷君于万劫不复。”

曹操却一笑,“公祖的为官之道是什么?”

“中正刚断,不偏不倚,谦逊恭俭,礼贤下士。”

“所以我不必在乎他们,而你却有无数顾忌。他们奈何不得我,便只能敬我畏我。”

“告诉我,如何才能扬名?”



夏日昼长,日头毒辣,行走不久便会满身是汗,教人直欲寻处荫凉溺进去天荒地老。

曹操从茶楼出来,想着两个名字,用与擦肩众人毫不相符的速度悠悠漫步在大街上。

直到一阵危险感涌上心头,他下意识一偏头,一样东西擦着鬓发而过,而后发出赴死的清脆响声。

他目光如电钉向上方。

酒楼窗边挤着几颗脑袋,正嬉笑着。

曹操目光逐一扫过几人,几个年轻人都下意识避开,只有为首一人不避不让,冲他露出一个笑,“哟,这才半月就被放出来了?”

曹操也回以一笑,一抹雪光从袖中滑出握在指尖,眼神幽晦如深渊。

窗边青年毫不慌乱,支起下颌玩味道:“知道你厉害,打不过你。但我是官身,你只是一事无成的白丁,难道你要当街刺杀朝廷命官?”

青年含着笑,一字一顿道:“你 敢 动 手?”


柳叶般的轻薄小刀在指尖转动,日光下雪亮的刀锋泛着银光,又时隐时现,如同主人的心意一般莫测。

刀尖在急旋中停下,脱手,一线白光连向窗棂,在青年肘边稳稳钉住。

立在街边的少年冷然道:“蹇繁,以后出门可记得多带些人手,若是寻花问柳时死在了女人肚皮上,你那哥哥也不知怎么为你出头啊。”

蹇繁一张脸顿时白了下来,“你威胁我?”


少年侧头看了眼碎成八瓣的青花茶盏,伸手摸摸腰带,扬手又是一线银光袭上,这回擦着蹇繁的鬓发飞过,差一点便要在蹇繁旁边那公子哥的脸上留下印记,但纹银量重,凌厉风声让他下意识叫着向旁侧倒,连带更多人不明所以摔下去,一片哎哟声混成一片。蹇繁皱眉,呵斥道:“叫什么叫?”

曹操却露出笑容,“佞幸之流,不外乎是。”掸掸衣袍潇洒离去。


暂时不想更太清了,来这边摸摸鱼


进入论坛模式 1848/15/0
0条直接评论<<    高赞评论    >>所有相关讨论
The views, thoughts, and opinions expressed in the text belong solely to the author, and not necessarily to the author’s employer, organization, committee or other group or individual.
Report abuse at sosadfu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