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3 months ago 修改于2 months ago

我的恋人是个眼角有泪痣的病娇系青年,脆弱纤细神经质,爱哭。


那天颜郁喝醉酒。

我说了一句:“你真是太难搞了,颜郁。”

他结果回了一句:“那你不是每次都搞得很开心?”


真是操了。



一块口味奇特的甜饼


注:点击是延时统计,30分钟更新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