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越爬越高,摘下死亡之花,别在耳边,那时我是美丽的。
爬行者

发表于2个月前

我向来保守,不愿将内心隐秘暴漏出来。即使有时口无遮拦,说出来的话也都包装过无数次。

如今活到这岁数,本应该奋发向上,而我却垂暮如老者。身边朋友都问前景如何?我怎的就不知该如此呢?

每日愚昧不堪,以为看透深层不过还是浅层,别人当枪用还自觉是重用。替他人心甘情愿送死到头来不过是只可有可无的狗而已。沉溺在爽文里,现实郁郁不得志,寄托于他人。

再回到现实,灵魂仿佛飘出来,冷漠嘲讽的看着这具躯壳无力的辩白。

他该何去何从?

本就躲在阴暗处,贪婪窥视人家,踏出一步可会化成粉末。嫉妒狭隘充斥胸间,借口理由,搪塞着活下去的人生。

人们都喜欢活力四射,乐观开朗的人,努力挤出一点点的微笑,背弃生理厌恶的融入进去。是我对自己太善良,可怜的容忍自己活到现在。如此不思进取的活到现在。忽视一切,自带滤镜的观察,所有都变了颜色。

可是真的还有蜷缩的理由吗?你应该龟缩在一角等着别人踢来踢去。奴性在骨子里尤为明显。只是更加纵容的为你悲伤抑郁而寻找理由。

沉睡吧,沉睡吧。

过去的自己求你沉睡吧。

2018.10.12

454/11/0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