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随笔  /  日志  /  last days
渣渣鱼 发表于 3个月前 修改于 1个月前 No.21

虽然很任性,还是希望命运能对可爱的人好一点

渣渣鱼 发表于 2个月前 修改于 1个月前 No.22

回学校,见到了白手套。

白手套是学校的图书管理员。高高瘦瘦的,娃娃脸长得十分赏心悦目。包括我在内的百分之八十的学生都不知道他的名字——似乎也没人有意打听——至于多大年纪,又为什么做这份工作,更不清楚。

手套是普通的劳保用品。有点厚度的棉线手套,也蹭得不怎么白,总体来说没什么美感,大概是为了方便干重活,因为老是看到图书馆里一大包一大包地摞着课本和资料,出现和消失都很突然。

不过图书馆有值班的志愿者,除此之外,还常有忘记还书的小同学可以使唤。借书超期不大要紧,放下书就撒腿就跑,或者拜托值班的同学帮忙,大概率能够化险为夷。可是不幸被他逮到,那双好看的眼镜一瞪,便免不了被记下名字,约好时间义务劳动。白手套指挥人干活的时候,声音是懒洋洋的,做不好还要骂人:“笨死你,这都不会,就这样还不长长记性早点还书?哦对了,估计你这脑子也记不住。”

一位被罚的小同学说他刻薄得可爱,我说拉倒吧你个抖M。

以前校图偶尔会毫无原因地闭馆,这时候就每每传出流言,说是白手套请了假去结婚了。后来或许是真的结了婚,也不凶了,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去年我老是在课间操时间溜到图书馆,被盘问过几次。他最终把我放了进去,脸上挂着“这货迟早翻车”几个大字,因此再见到他时,心下还有些发怵。这回进去,他背对着门口打字,没注意到我。转了一圈出来,见他又在冷着一张脸训人了。

渣渣鱼 发表于 2个月前 No.23

高中时第一次见到了各种意义上都闪闪发光,让人忍不住惊叹“怎么会有怎样的人”的家伙。

曾经有过一段非常开心的竞赛时光,我这种怂货只能当它是个转瞬即逝的梦,有top2实力的某人却可以为这个文科生读不了的专业赌上未来。

国赛当天他坐在后桌,小声叫我的名字,说还有半个小时才开考,咱们玩几把扫雷——笑得轻松又狡黠。愚笨如我也不大看得出这个人就是未来的国一和世界金牌得主。

直线相交后便渐行渐远,那些艳羡和荒唐的喜欢,也全无理由说出口。

最近他收到了心仪的名校的offer,祝他前程似锦。

渣渣鱼 发表于 1个月前 修改于 1个月前 No.24

再也没有机会了。

到现在还没有实感。

渣渣鱼 发表于 1个月前 修改于 1个月前 No.25
回复 昏昏沉沉的。 昨天晚上没听进去课,今天又…

想见的人就去见,世事无常。

渣渣鱼 发表于 1个月前 No.26

怀着已经掉马的觉悟删删改改,突然发现事情没有那么严重,长舒一口气。

总是下意识地把自己放在被审视的位置,哪些是绝对不可以见人的,哪些是假装不小心露出来其实希望别人注意到的。

虽然最后也未必会被注意到就是了。

渣渣鱼 发表于 1个月前 No.27

第一次看到lithromantic这个概念的时候震惊了整整半分钟,过去的种种突然得到了解释,嘛…也不排除巴纳姆效应的影响。

但事实就是我几乎下意识地拒绝亲密关系,并且对方一旦表现类似意愿好感度绝对会飞速下降。

好像没有回应的感情才会让我有掌控感,流淌在安全的暗处,声音也没有痕迹也没有,随时可以不作数。

渣渣鱼 发表于 1个月前 No.28

我爸最近在很卖力地给我安利金庸,好像正因如此我才一直提不起劲来读……

反省一下最近一个月都完全没有读书,真的很差劲。决定换个马甲开个读书repo楼。

渣渣鱼 发表于 1个月前 No.29

想ー喝ーラームーネーー!

渣渣鱼 发表于 1个月前 No.30

今天去常去的那家麦当劳,发现地下室里还有一块就餐区(这么长时间我好蠢……)人很少,可能大家都觉得端着餐盘下两层楼看起来傻傻的(不)可能是因为地下室网络信号很差。

有一对穿校服小情侣窝在角落里脸贴脸玩手机,啊啊——不是我故意要盯着人家瞧,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在玩什么小游戏,一直在以较高分贝唱谱……丝毫不在乎食客纷纷侧目,自顾自地玩得很开心。

还有两个穿校服(款式颜色不一样,目测不是同一所学校)的男生在写(or补or抄)作业,让人忍不住感叹,同样是青春,为什么一边是该死的甜美一边就如此苦逼……